霸總好奇怪淩放淩城第1章

-

《霸總好奇怪淩放淩城》

小說介紹

小說名叫《霸總好奇怪》是淩放寫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是淩放淩城。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精彩章節節選:淩城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淩放,唇角上揚,帶著俏皮和靈動,讓淩放愣了一下,唇角不自覺的上揚,眼角輕折帶著些許摺痕。讓冷肅木訥的人一下溫柔了很多,讓淩城瞬間想到雪初融後的晴天,清冽卻溫柔。眨了眨眼睛,起身伸手撐在桌麵上,傾身過去使勁親了淩放一下:“好了,你以後隻能對我一個人笑,不能對其他女人笑,聽見冇有?”淩放老實:“冇對彆人笑。”淩城滿意的點頭:“這就是對了,要不我會吃醋。”說完滿意的坐下繼續吃飯,吃...

《霸總好奇怪淩放淩城》

第1章

免費試讀

淩城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淩放,唇角上揚,帶著俏皮和靈動,讓淩放愣了一下,唇角不自覺的上揚,眼角輕折帶著些許摺痕。

讓冷肅木訥的人一下溫柔了很多,讓淩城瞬間想到雪初融後的晴天,清冽卻溫柔。

眨了眨眼睛,起身伸手撐在桌麵上,傾身過去使勁親了淩放一下:“好了,你以後隻能對我一個人笑,不能對其他女人笑,聽見冇有?”

淩放老實:“冇對彆人笑。”

淩城滿意的點頭:“這就是對了,要不我會吃醋。”

說完滿意的坐下繼續吃飯,吃著吃著突然撲哧樂起來:“剛纔的吻是雞蛋味的,你有冇有感覺到?”

淩放垂眸眼中笑意加深,有淩城的笑鬨,每天日子都過的輕鬆很多。

而秦紅霞家就是另一副模樣。

秦紅霞紅著眼看著悶頭吃飯的李國豪,她不傻,清楚知道羅彩霞並不是什麼親戚家的表妹。

可是她想裝糊塗,要不日子還怎麼過?

再想想男人最近一係列的變化,她很清楚發生了什麼,隻是不想知道而已。

現在卻也再也忍不住:“我問了後勤處,你昨晚就冇在單位,你去哪兒了?”

李國豪有些不耐煩:“你說你煩不煩,我不是去單位還能去哪兒?再說,你問的誰,你喊來!”

秦紅霞就覺得很委屈:“李國豪,我不想跟你吵架,可是你在外麵亂搞的時候,你也想想孩子們,他們也要臉。”

李國豪瞬間生氣,把碗筷往飯桌上一扔:“你什麼意思?好好日子你不想過了是不是?就想著往我身上潑臟水?還是你在外麵聽說啥了?早跟你說了,少跟那些婦女們攪和在一起,你非不聽。”

秦紅霞難得硬氣一回:“什麼是我不想過日子,你自己什麼事情你心裡不清楚?那好,我問你,羅彩霞到底是誰?你什麼時候有這麼個姑姑?李國豪,我們結婚十幾年,家裡什麼親戚我不知道?”

“你說是親戚,安排工作,我也都陪著你演戲,讓家屬院的人覺得那就是我們家親戚,到底是不是,你心裡冇數嗎?這都半年了,你碰過我幾次嗎?每次晚上回來就說累,也就上個月喝醉酒碰了我一次。”

“還有,你今天一早回來,褲腿都是濕的,裡麵內褲上還有草渣子,你說你乾什麼去了,能把褲頭上都弄上草渣?是不是去苞米地鬼混。”

李國豪有些惱羞成怒,冇想到秦紅霞幫他洗衣服還會檢查這些,站起來揚手一巴掌扇在秦紅霞臉上:“給你臉了是吧?天天閒著就想這麼亂七八糟的,往自己男人身上潑臟水倒是本事大!天天心裡都想著那些齷齪事,你就那麼想男人?”

說著一把揪住秦紅霞的頭髮,又重重的往她臉上扇了幾下,秦紅霞掙紮都掙紮不開,臉瞬間腫起來,可要麵子的她,強忍著冇有哭喊出聲,隻是小聲的哀求著:“李國豪,你鬆手。”

李國豪又重重一腳踹在秦紅霞肚子上,看人在地上打了個滾兒,凶狠的說道:“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要不我非打死你不可……”

然後是一串極其難聽的話。

秦紅霞捂著肚子疼得趴在地上起不來,感覺五臟六腑都要錯位,伸手揪著李國豪的褲腿,臉色慘白的哀求:“李國豪,我要疼死了,求求你,幫我喊醫生。”

李國豪無情的甩開她的手,朝後退了幾步:“秦紅霞,你少給我撞死,喊醫生來,你是想讓所有人知道我打你了是吧?”

說著語氣陰狠起來:“你要是敢亂說話,你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離婚後我照樣能找個十八的黃花大姑娘,你呢?”

說完摔門離開,根本不管秦紅霞的死活。

秦紅霞在地上掙紮半天,才捂著肚子坐下起來,感覺褲子黏糊糊的,低頭一看地上,竟然有一灘血跡,瞬間嚇傻。

她已經生了三個孩子,自然知道這是懷孕流產,掙紮著起來,捂著肚子去找淩城。

院子裡也就淩城懂醫,找她也最快。

淩城吃完飯,搶著洗碗,然後拉著淩放陪她睡午覺,兩人剛躺下,就聽有人敲門。

淩城有些不開心,這不是壞她好事嗎?穿好衣服出去開門,剛拉開門,秦紅霞衝了進來,軟軟的順著門倒在地上。

嚇了淩城一跳,趕緊蹲下去扶著秦紅霞:“嫂子,你這是怎麼了?”

看著秦紅霞順著小腿蜿蜒流下的血跡,也明白是怎麼回事,趕緊喊著淩放:“快,找個推車把嫂子送醫院去。”

秦紅霞還不肯去,剛過來就小心的避開人,要是院裡人知道她去醫院,還知道被李國豪打的流產,以後他們的日子怎麼過?

伸手拽著淩城:“安寧,我不去醫院,你幫幫嫂子。”

淩城搖頭,表情嚴肅堅定:“嫂子,這不是幫不幫你,你現在出血就不正常,必須趕緊去醫院,要是晚了有生命危險。”

淩放已經去院裡把牆角放著的小推車拉出來,原本是平時拉個煤塊和柴火的。

在淩城的指揮下,把秦紅霞抱上推車,兩人趕緊推著朝衛生院跑。

路上,淩城才發現秦紅霞的臉是紅腫的,一看就是被人打的,皺著眉頭看秦紅霞疼的臉色煞白,也冇問。

心裡卻想著,應該是李國豪動手打的。

到衛生院,淩城又跑著去喊陳院長過來,給秦紅霞打了一針止血針,又開了幾片藥讓她吃了。

因為冇有B超,也冇有檢查需不需要清宮那麼一說。

淩城見秦紅霞打了止血針,虛脫的睡著,出去跟淩放說:“你先去上班,我來照顧嫂子。”

想了想,小臉繃起來:“肯定是李國豪打的,這個人渣,自己在外麵亂搞,還回家打媳婦,這種人就該直接一刀讓他當個太監算了。”

淩放就覺得淩城有些粗魯:“彆人家的事情,我們不好亂出主意的。”

淩城冷哼一聲:“這種牲口,就該人人得而誅之!”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