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城等故人小說第2章

-

半月後,徐將軍帶著鷹衛軍趕到青州,加上魏昭給我在青州留下的四萬兵馬,還有那些郡太守、州刺史掌握的兵馬,我手中能任意調動的軍馬足有二十萬。

北國一統天下的十餘年,南國遺留下來的官員日子很是不好過。

魏帝厚此薄彼明顯,南國官員吃力不討好,如履薄冰,南國百姓更是備受欺壓。

我在青州一朝舉事,不少南國官員前來投奔。

軍隊也一日比一日壯大。

蟄伏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協調好了眾官員之間的關係,我找準時機,一舉攻下了青州兩側的兗州與徐州。

與青州連成一片。

隨後我令人刻印、製璽,趕製蟒袍。

魏昭身死的第三個月,我以南朝公主的身份,在青州自立為王。

魏帝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匆忙集結了三十萬大軍征討我,掛帥的是蕭澤將軍,蕭啟的父親。

我的弟弟福王被立為太子,魏帝還昭告天下,說我肚子裡懷的是他的孩子,叫蕭將軍平叛時莫要傷害我與孩兒。

那封平叛的檄文我看了,竟是說得情意綿綿,無非是許我榮華富貴,妄圖懷柔於我。

有意思的是,我明目張膽地為他兒子服喪,他卻昭告天下我肚子裡的孩子是他的。

對此我不甚在意,隻是我的肚子漸大,逐漸顯懷,孩子是瞞不住了。

是夜,南朝舊臣在我的營帳中跪了一地。

為首的韓將軍一臉沉痛地捧著一碗墮子湯。

韓將軍是被我父皇當作手足一般對待的將領。

小時候他對我也十分疼愛,應是不忍傷害於我。

估計是被逼著出頭的,此時隻是跪在我腳下,捧著藥,不肯再多說一句。

他不願說,自然有人會替他說。

「請公主放棄孽障!日後公主成大事,還會擁有明正言順、尊貴的麟兒!」

逼我拿掉孩子嗎?

我不會的!這是魏昭在世間最後的血脈。

更是我的孩子。

今夜若不能善了,我不介意放幾人的血,教會他們如何順從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