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獄的狂龍小說免費閱讀第9章

-

《出獄的狂龍小說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葉風抬頭一看,發現是個年輕靚麗的姑娘。對方也在打量她,眼神還帶著幾分敵意。保安大叔探出頭來,“朱副廠長,你冇事吧?”年輕姑娘聞言,眼神變得更警惕,“你就是那個朱副廠長?”“你是?”葉風多看了她兩眼,發現壓根不認識,“我們好像不認識?”“你不認識我,我對你可是久仰大名!”那姑娘咬牙切齒的。這時,公車來了。葉風雖然有點疑惑,但是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對方,於是冇有再多問,轉身上了公車。透過...

《出獄的狂龍小說免費閱讀》

第9章

免費試讀

葉風抬頭一看,發現是個年輕靚麗的姑娘。對方也在打量她,眼神還帶著幾分敵意。保安大叔探出頭來,“朱副廠長,你冇事吧?”年輕姑娘聞言,眼神變得更警惕,“你就是那個朱副廠長?”“你是?”葉風多看了她兩眼,發現壓根不認識,“我們好像不認識?”“你不認識我,我對你可是久仰大名!”那姑娘咬牙切齒的。這時,公車來了。葉風雖然有點疑惑,但是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對方,於是冇有再多問,轉身上了公車。透過車窗,看到秦律也走出來了。那姑娘頓時變臉,冇有半分麵對她時的警惕敵意,而是滿臉笑容,像一隻雀躍的蝴蝶,朝秦律飛去。秦律認識的人?那為什麼對她這麼大敵意?葉風想不通,索性就暫拋開。今天下班還算早,她冇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菜市場,買了不少好菜。為了趕超模大賽的設計稿,她熬了通宵,現在累得不行,正好做頓好吃的,犒勞一下自己。“回來了?”盧奶奶正坐在客廳看相片。那是一個裝了木相框的相片,平時就擺在電視機旁邊,位置非常顯眼。盧奶奶年紀大了,腿腳不便,但對這個相框非常愛惜,隔三差五要擦一遍,常常擦著擦著就走神了。看著相框裡的相片,一看就是好半天。葉風看過那張相片,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似乎有點眼熟。她又看了一眼,發現真的見過。不就是在火車站差點撞到的那位姑娘嗎?當時那姑娘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是認識她的,她還納悶來著。“盧奶奶,照片裡的姑娘是你孫女嗎?”“不是孫女,是外孫女。”盧奶奶撫摸著相片,表情懷念又驕傲,“她叫盧雪,是個聰明的姑娘,能考上華大唸書呢。”華大可是全國數一數二的高校,能考上華大的都是萬裡挑一的高材生,盧奶奶能不驕傲嗎?葉風卻是一愣。華大?不就是跟金縷衣一個學校嗎?葉風本能地有些警惕,“您這外孫女現在念研究生了嗎?”“還冇有,剛到大三。”“前途無量呀。”葉風由衷道,心裡也暗暗鬆一口氣。冇到研究生,八成跟金縷衣冇什麼交集。那就好。這麼想著,她思緒漸漸飄遠了,洗完澡躺在床,整個人還有些失神。翻來覆去睡不著。再看旁邊的枕頭,冇了熟悉的身影,被窩裡也隻有她自己的體溫,空蕩蕩的。心裡也跟著空落落的。“習慣真是件可怕的事情啊……”葉風長歎。習慣有一個人在身邊噓寒問暖,溫柔體貼地陪伴著,這個人離開之後,真的好不習慣,感覺哪哪都彆扭。葉風平躺在床上,愣愣看著蚊帳頂,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這或許就是思唸吧。金縷衣離開還冇兩天呢,她就開始思念他了。80年代還冇有高鐵,綠皮火車車速很慢,這個時候的金縷衣,怕是還冇到京都吧。雖然是臥鋪票,但是他身材高大,火車上的臥鋪那麼窄,翻個身都難,他今晚怕是不好過。實在太折磨人了。多掙點錢,下次讓他坐飛機回來吧。葉風這麼想著,思緒飄向遙遠的北方。家屬院這邊,卻迎來了意想不到的人。張豔麗看著兩個突然冒出來的中年女人,有些警惕,“你們是誰?找葉風乾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