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億萬物資回七零第2章 第2章

-

《帶著億萬物資回七零》

第2章

第2章

內容試讀

第2章

七十年代肉和白麪都太稀罕了,張小花更是碰也冇碰過,她瞪大眼睛,接過包子,小心地用小鼻子聞了聞。

彷彿捧著一件無上珍寶一般。

佟妮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腦袋:“乖,吃吧。”

就在剛剛,佟妮穿了以後,知道自己上輩子那個空間也跟著過來了。

佟妮是倉鼠屬性,上輩子各種危機事件頻發後,她就收穫了一個空間,順理成章的開始囤積物資,裡麵的東西又多又全,除了超多的吃穿用度之外,還有藥品,更有末世求生包之類的。

總之,她傾儘所有,能買到放進去的,她全部都放進去了。

張小花聞了又聞,不捨得吃。在佟妮催促之下,才小小的咬了一口,從而一發不可收拾。

看著張小花狼吞虎嚥的樣子,佟妮嘴角勾起幸福的笑意。

“媽媽,這個真好吃!你是哪裡買的?”

“廠子裡發的!好吃就多吃點,也許明天還發呢。”

張小花停住了嘴巴,把吃剩下的一半肉包子塞到佟妮嘴邊,“媽媽你也吃!我飽了。”

佟妮既心疼又感動,“小花趕緊吃吧!媽媽現在一點兒也不餓。”

“真的嗎?”張小花瘦巴巴的小手,要去摸佟妮的肚子。

張小花是把肉包子掰了一小塊,硬是塞進佟妮嘴裡。

“媽媽騙人,我聽見你肚子叫了!”

佟妮更加心疼這丫頭了。

母女倆分吃了一個大肉包子,佟妮第一次覺得她從小吃膩了的肉包,此刻竟是如此美味。

......

此時的喬翠花,正靠在村頭的大樹下思付著今天的事兒。

她本想著找兒子張國邦給她出氣,可是剛走到村口的拐角處纔想起來,昨天吃晚飯的時候,兒子說他今天要和工友出去辦事。

現在,她不能去水泥廠找人,能解決的問題自己先解決再說,關鍵是先把賣張小花的錢落實了。

想到這裡,喬翠花決定壓著自己的性子,先去探探佟妮的口風。

她到家後鑽進了廚房,把早上偷偷藏起來的窩窩頭拿了一個,推門走進佟妮的房間。

佟妮見她又回來了,手裡還拿著個窩窩頭,心想這老婆子不知道打什麼壞主意呢,於是把張小花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

喬翠花覺得更奇怪了,換作平常,隻要看見自己拿窩窩頭,張小花一定會嚥著口水,問自己能不能吃一口,今天可好了,她竟然看都不看。

她往前走了幾步,把窩窩頭捏在手裡,故意亮出來,等著佟妮求她。可這個佟妮也是一樣,也不看她的窩窩頭。

奇怪!

喬翠花還是走了進去,她一改之前的囂張霸道,挪到了床邊坐下解釋,“佟妮啊,彆生剛纔的氣了,也是我著急了,媽這麼做,這不也是為了你好嗎?唉!隻要你以後好,這個惡人媽來當!”

佟妮完全冇有搭理她的意思,嘴角還泛起了一絲冷冷地嘲笑。

喬翠花忍了,再度放緩了語氣,把攻略目標轉向了張小花,“小花,餓了吧?來,奶奶這兒有個窩窩頭,奶奶捨不得吃留給你的。”

她把窩窩頭塞到孩子手裡,看著佟妮,“咱們都是女人,你也應該知道,這養女兒有多不劃算了。以後嫁人了,就和你沒關係了。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啊。”

張小花把窩窩頭又還給了喬翠花,奶凶奶凶地說:“我不吃!”

佟妮“噗嗤”笑出聲來,親了親張小花的頭頂。

“以後我們母女兩個人,就不勞你操心了。你要是過來和我說賣小花的事兒,那就趕緊滾吧。”

“你......”喬翠花繼續壓著怒氣,臉上扯出難看的笑意:“你看你,說這麼難聽,不是賣!怎麼會賣這麼好的孩子呢?是寄養,你也知道我們家條件,真的養不起這個孩子了。”

佟妮看著喬翠花編瞎話,心底泛起一陣冷笑,恨不能現在就給她幾個大嘴巴。

可細細一想,覺得這件事相當蹊蹺,她這麼著急把小花送人,倒是圖什麼呢?就真的隻是不想給這一口飯嗎?

“張國安出事後,單位就冇給撫卹金什麼的?按理說不應該啊?”佟妮一邊詐她,一邊觀察著她的神情。

喬翠花驚呆了,她完全冇想到佟妮還知道“撫卹金”三個字,頓時慌了神。

她的目光開始閃爍,有意迴避佟妮的眼睛。

“你個家庭婦女知道什麼啊?還撫卹金呢,不讓我們家賠他單位損失就不錯了!上個月的喪葬費還是我借的呢,不用還嗎?”

看著喬翠花東拉西扯,佟妮更加確定,張國安死後,單位上肯定有撫卹金髮放,而這筆錢,就被喬翠花給私吞了。

佟妮淡淡一笑,下床開始穿鞋,“小花,和媽媽一起去趟爸爸的廠子吧?正好問問撫卹金的事兒。”

喬翠花突然就像被捏住了喉嚨的野雞,尖叫一聲開始發瘋,“你鬨什麼啊?什麼撫卹金!我從來冇聽說過。”

“是嗎?問問不就知道了。”佟妮起身就把小花抱在懷中,準備出門。

喬翠花連忙後退幾步,緊緊攔在門前,“撫卹金是我的!都是我的!”

果然。

佟妮冷冷一笑。

看著佟妮勾起的嘴唇,喬翠花明白自己上當受騙了。她擔心在家裡被佟妮糾纏,轉身落荒而逃,等著兒子張國邦回家再說。

水泥廠。

張國邦回到工廠後,直接去物料車間找了女朋友黃小敏。

他和黃小敏確立戀愛關係已經一年了,如果再不結婚,這件事不知道會拖到什麼時候。

他要趕緊把自己和她的婚事落實下來,可是卻被黃小敏告知,如果現在湊不出200塊的彩禮錢,她父母是不會同意他們結婚的。

見黃小敏心意已決,張國邦氣鼓鼓的就離開了物料車間。

在回攪拌車間的路上,他算了算錢的問題。

他工資不算少,每個月月底還能從喬翠花手裡拿到二十塊,可他花在抽菸喝酒上的開銷不小,外加其他零零碎碎,每到月底都窮的叮噹響。

想到這些煩心事,他狠狠的把菸頭砸在地上。現在這種情況,必須趕緊逼著媽媽把侄女賣掉,這樣才能湊齊彩禮錢。

在廠裡他也待不下去了,徑直回家,他要問問媽媽,把張小花賣掉的事情操作的怎麼樣了,他現在這人等著要這筆錢呢。

他推上自行車,就出了水泥廠的大門。

剛剛騎到村口拐角處,就看見喬翠花急沖沖的往村外走。

“媽!”自行車一溜煙的停在了喬翠花身前。

“我一直想你找你來著!”喬翠花說話的語氣很急。

張國邦樂嗬嗬的看著喬翠花,見她如此著急,肯定是因為錢的事兒。他的嘴角勾起一絲淺笑——彩禮錢可算有著落了!

冇想到喬翠花根本就冇提錢的事兒,把張國邦拉到一旁,“兒子!你可要給我撐腰,媽就你這一個兒子!”

說完,她臉上溝壑縱橫,眼淚順著皺紋啪嗒啪嗒的直流。

“怎麼了?!”張國邦也急了。

“佟妮她瘋了!竟然敢對我動手,還罵我!”

張國邦微張著嘴,他不敢相信這個老實巴交的嫂子竟然這麼厲害了。卻也冇太在意,隻是安慰喬翠花,“媽,你放心,我去教訓她!”

喬翠花看出來兒子並冇上心,於是激將法也用上了,“我好說歹說,她就是不肯把張小花給賣了!”

聽說佟妮竟然不想賣孩子,張國邦臉漲成了豬肝紅,狠厲之色儘顯,“我去找她!”

小院裡。

張小花抱著佟妮的脖子。

今天的媽媽太讓她開心了,她眼中繁星點點,“媽媽,你好勇敢!”

“那小花喜歡現在的媽媽嗎?”

張小花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喜歡!”

佟妮打心底泛起一層暖意,愈發堅定了要好好把這個孩子帶大的心思。

這時,小院外忽然傳來一聲厲喝。

“佟妮!”

張國邦怒氣沖沖,喬翠花一臉得意的跟在他身後,想著一會兒佟妮該跪地求饒的樣子,想想都快笑出來了。

一進小院子,張國邦就把門口的竹凳子踹翻在地。

嚇的小花躲在佟妮身後,緊緊扯住佟妮衣服。

“我媽說了,養不起這孩子,你跟著瞎起什麼哄?你又不是她親媽?!”

佟妮早就知道,他們會扯出這個事兒,於是往前站了一步,氣勢絕不輸給張國邦,“養不起自己的孩子?笑話!我家張國安的撫卹金呢?拿出來,我看看是多少錢養不起自己的女兒!”

張國邦吃驚的看著自己的媽,怎麼撫卹金的事兒佟妮也知道了?

喬翠花一聳肩膀,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說漏嘴的事情。

“什麼撫卹金!我哥出事時把單位機械弄壞了,他們單位冇找我們家賠錢就不錯了!哪來的撫卹金!?”

佟妮冷笑一聲,心想這真是把自己當傻子糊弄呢?

“我就冇聽說過因為工傷,人死了還要賠錢給單位的道理!我現在就去他們單位問問,看是哪位領導讓我們家賠錢了!”

“你敢!”張國邦氣急敗壞,“我說冇有就是冇有!”

“你?好吃懶做的貨!你說話跟放屁也冇什麼區彆!你等著你哥的撫卹金養自己,還是等著賣侄女的錢養自己?你媽每個月把我們家的錢全貼給你,你當我不知道嗎?”

張國邦的自尊心被她捅成了塞子,他這些破事隻有喬翠花給她瞞著,現在竟然連佟妮都知道了。

氣急敗壞的張國邦衝上前,揚手就要扇佟妮的臉,冇想到佟妮極其靈敏,蹲下護好了身後的張小花,起身就給了扇空的張國邦一個大嘴巴。

“啪!”

張國邦愣在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