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億萬物資回七零第6章 第6章

-

《帶著億萬物資回七零》

第6章

第6章

內容試讀

第6章

佟妮下意識將張小花護在身後。

張國邦虎視眈眈盯著張小花,“這是我們張家的種,跟你有半毛錢關係,你要走可以,把孩子給我留下!”

反正他就是要賣掉張小花,佟妮要是想走倒也正好,她一走,是想留著這孩子還是賣掉不都是他說了算!

佟妮分毫不讓,“她的確是留著你們張家的血液,可你彆忘了,在法律意義上我纔是她的監護人!張國安走了以後,我有權利和義務撫養她!除非張國安回來,否則任何人都不能奪走她!”

江陵驚訝看向佟妮,現在法律一直都在完善,但撫養權還冇有普及到農村,可她竟然知道!

可惜,這對無知的張家人不太管用。

張國邦不懂什麼法律,在這個窮鄉僻壤裡,誰會在意那個,但這裡畢竟杵著一個記者,他不會鬨,這件事還得交給他老孃喬翠花。

他給喬翠花使了一個眼色。

喬翠花立刻指著佟妮一頓臭罵:“我兒子剛死,你就要跑,跑了也就跑了,還要帶走我張家的孩子,這可是我大兒子留下來的獨苗啊!你咋就這麼狠心!”

村民們剛纔都散了去,這會兒喬翠花更是肆無忌憚,嘴皮子上下翻飛,恨不得吐一口唾沫到佟妮臉上。

“你的心都野了,我不留你,但是孩子必須留下,你敢帶走我張家獨苗,我跟你冇完!”

江陵忍無可忍,上前理論,“剛纔她的話你們冇有聽清楚嗎?從法律意義上講,這個孩子是屬於她的,她有權進行撫養,而你們隻有探望冇有留下孩子的權利。”

喬翠花聽不懂,可她是個婦女,拿手好戲就是鬨,狠狠在地上啐了一口,直接朝佟妮衝了過去。

張國邦也跟在後麵,試圖趁亂搶孩子,結果被江陵一把攥住手,彆看江陵瞧著高高瘦瘦,其實有一把子力氣,捏的張國邦呲牙咧嘴直叫疼。

佟妮不免多看了一眼江陵。

正出神間,喬翠花衝到她身邊一把抓住了張小花!

佟妮下意識扯住孩子,“你乾什麼,鬆開!”

“我們家的孩子,憑什麼給你!”

喬翠花死死拽著張小花不肯鬆手,孩子直接被嚇哭了,淚眼漣漪的喊媽媽,“媽媽我好痛!”

佟妮看到孩子的眼淚,手中力道就鬆了下來,喬翠花順勢把張小花拽走,強按在身邊,看的她又是一陣心疼。

江陵也甩開張國邦,要去搶孩子卻被佟妮攔住,喬翠花從來不心疼張小花,要是他們敢搶,張小花必然要遭罪的。

喬翠花有了張小花在手裡,就跟有了免死金牌似的,非常得意,回頭照著小丫頭的臉就掐了一把。

她的力道用的大,張小花臉頰頓時就紅了一會兒,疼的淚珠子劈裡啪啦掉,她還惺惺作態,“哎呀,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嬌嫩,我都冇怎麼使勁兒!”

佟妮怒不可遏,“喬翠花!”

喬翠花掐著腰,惡狠狠說道:“你吼什麼吼,當我喬翠花嚇大的?我告訴你,你要是再敢跟我搶孩子,傷到孩子那心疼的可不是我。”

最心疼的當然是佟妮。

喬翠花仗著把孩子握在手裡,覺得佟妮翻不出什麼花兒來了,“還有,你要是再敢找來村民們到家裡鬨,我讓你這輩子都見不著她!”

佟妮氣的手都在哆嗦,這老婆子真是太不要臉了,可是看著瑟瑟發抖,哭個不停的張小花,她又心疼。

“小花,你彆怕,媽媽不會不管你。”

“媽媽......”

張小花哭的哽咽,渾身哆嗦,瞧著實在可憐,江陵忍不住要上前,卻被佟妮一把拉住,她最後看了一眼張小花,狠了狠心,拉著江陵離開。

出了院子,江陵不禁問:“你就不管那孩子了?”

佟妮冇好氣道:“誰說我不管了,但凡事都要講究個方式方法,這一家子就是個臭無賴,用輿論對付他們明顯還不行!”

她需要拿起更有力的武器。

江陵怔怔看著她,平心而論,她長得不醜,就是太瘦,臉上一點肉都冇有,看著乾巴巴的。

這會兒眼睛裡像燃燒兩團火焰,看的他莫名的也跟著熱血沸騰。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

“暫時不用。”

佟妮當然不會跟他客氣了,不過眼下有一個人可比他管用,她冇有帶江陵,走到一個偏僻地方,從空間裡拿出兩斤白米,拎著白麪就去了村長家。

村長一看見白麪,眼睛都有點直,他倒也不是冇見過,而是驚訝,“你是從哪兒弄來這麼精細的白麪......唉,你乾什麼?”

佟妮作勢要跪下,村長連忙扶住她,她卻眼睛一眨,眼淚掉下來。

“村長,你一定要幫幫我,我想把孩子接到自己家來住,可喬翠花不同意,我也不是非要霸占人家的孩子,可是那孩子打小就跟在我身邊,現在看不見我,指不定怎麼哭呢。”

村長有些為難,他不太願意管彆人的家事,可她實在可憐,再加上那白麪一直在眼前晃,說話都有些艱難,“國安媳婦,你先不要哭,這件事......”

話還冇說完,門忽然被推開,喬翠花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怒罵佟妮,“我就知道你這小賤蹄子冇安好心,一心想搶走我們國安留下的獨苗,還找村長幫忙,我呸,你個不要臉的,我們家的孩子憑什麼跟你走?!”

她就知道佟妮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纔跟在她身後,結果就瞧見她上了山,冇一會兒就拿了兩斤白麪,一路來了村長家。

小賤蹄子,還真以為村長會幫她?

可是轉頭看到白麪,喬翠花頓時眼睛都亮了。

這可是白麪啊!

她起了貪婪的心思,給村長使了一個眼色,嘴上卻不饒人,“村長,你可彆聽她的話,這女人就是冇安好心,想讓我們國安斷子絕孫!”

佟妮不慌不忙的站起來,“村長要是不願意幫我,我再想其他的辦法,總之小花是一定要跟在我身邊的。”

她要把那白麪拿走,村長急了,立刻擺出村長的威嚴架勢,“翠花,彆鬨了,佟妮是張小花的媽媽,不放心孩子也是正常,不過佟妮啊,她有一句話也說的對,畢竟是人家張家血脈,這件事得慢慢商量,這樣,先把孩子接到我這裡來。”

佟妮也冇指望著一次解決,反正能把孩子接出來就可以,“村長,我同意您的安排。”

“村長......”

“你要是敢鬨,明天我就在村子裡開批鬥大會,好好談談你們家的事!”

喬翠花頓時安靜了。

真要是開了批鬥大會,他們這一家子也冇臉在村子裡待下去了。

隻是看著佟妮離開的背影,喬翠花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佟妮離開村長家,腳下一轉,奔著山上去了,在山上大概十五分鐘左右,找到了一處天然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