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替玫瑰第1章

-

秦燃是緬北的王。

他說我是他養的狗。

狗要學會忠心護主,護他,也護他心尖上的人。

我如他所願,用生命護住了那個女人。

最後,他卻紅著眼問我,為什麼我們回不去了。

我笑了。

我說,秦燃,我求你快去死吧!

(1)

夜晚魅惑的酒吧,紙醉金迷的紅燈區,男男女女醉生夢死,這裡是緬北最出名的逍遙窩。

也是私下,販賣毒品的最隱秘且大膽的場所。

而我,是這裡的管事人。

也是秦燃手下,最鋒利的一把匕刃。

他們都恭敬地喊我:「林姐。」

很威風吧。

可我在秦燃麵前,隻是一條狗。

一條,維護他心上人的狗。

(2)

在沈夢依出現以前,整個緬北上下都知道,我是秦燃的女朋友,他們的大嫂。

因為我從小被他們家撿走收養,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情誼。

可偏偏,沈夢依被賣進了我的逍遙窩裡。

大學生清冷孤傲的氣質,瞬間吸引了秦燃。

在這個槍子橫行霸道的地方,我第一次見到,秦燃不再用他手中的槍說話。

他會耐著性子等沈夢依發完脾氣,等她砸完所有名貴的物件,然後大手一揮,吩咐下屬再置辦原樣。

甚至在沈夢依誤踩了鋒利碎片流血時,他也會麵色一緊,俯身為她仔細處理。

秦燃是誰?

在緬北,那是天王老子的象征,所有人心中敬畏的閻王。

可那一刻,他卻在一個女人麵前,屈膝下跪,清理她腳底的血漬。

滿眼溫柔憐惜。

後來,沈夢依的地位不一樣了。

至少在逍遙窩裡,她已經到了,跟我平起平坐的分量。

大家喊她:「依依姐。」

真可笑,我陪著秦燃在槍林彈雨中廝殺,才換得瞭如今的地位。

而沈夢依隻要仰著她那張孤傲的臉,自傲地說一句:「我不做彆人手下。」

就能輕而易舉地坐上這個位子。

更可笑的是,我連抗議的資格都冇有。

因為,秦燃說我隻不過是他的一條狗,憑什麼跟他的心尖尖去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