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替玫瑰第2章

-

晚上,我還在頂樓臥房化妝,冷不丁地,臥房門被人由外一腳踹了開。

「嘭」的一聲,嚇了我一大跳。

我潛意識以為是哪個仇家找上門,就要去掏槍警惕。

可定睛一看,竟是秦燃。

他右手輕夾著煙,就這樣站在門外,冷酷輕蔑地盯著我。

也許是許久未見到他,我有一瞬間的迷茫。

哦,對了,從我管逍遙窩起,為方便,我直接就住在了這。

那時的秦燃也很大方,空了一整層,當我的私人住所。

而他,也會經常過來過夜。

有多久,他冇再踏足過這裡了呢?

是了,自從沈夢依出現後。

我斂去黯然神傷,放鬆了姿態朝他走去:「秦哥,今天怎麼……

啊……

話還未說完。

一道狠戾的掌風驟然朝我的麵頰抽來。

「啪」的一聲。

我被秦燃一巴掌扇倒在地。

他的眉眼裡,盛滿了嗜血的冷厲。

「林夕,誰準許你欺負夢依了,嗯?」

我怕極了秦燃。

他有一副好看的皮囊,不苟言笑時,會給人一種斯文敗類冇有攻擊力的既視感。

可我忘不了,年少時,那些令人窒息恐懼的畫麵。

這一瞬間,我便蒼白了臉,惶恐地仰頭看向秦燃。

「秦、秦哥……我不懂你說什麼……

我是真的怕。

7

歲的秦燃,能眼睛不眨殺了護他長大的保姆,嗜血冷漠。

從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不順從秦燃的下場,便是死路一條。

所以在他成年後踹開我的房門時,我也不敢表現出絲毫的慌張跟抗拒。

隻能迎合。

迎合著適應他,迎合著讓他高興。

因為不迎合他,他會打死我,而我,鬥不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