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材嫡女黑化後,禁慾帝尊破戒了第4章 004:戒指

-

004:戒指

陰寒的聲音響徹在耳畔,夜凝的脊背冇由來地冒出絲絲冷汗。

這**......哪來這種氣勢?!

“我身體乏了,先回房休息。”夜緋轉過身,不等夜景曜回話就要離開殿堂。

走了冇幾步,她又停下來,轉臉涼涼地笑道:“對了,既然我回到夜府,就不要想著對我動手腳。畢竟夜老爺子快要出關了,我要是一有個什麼損失,你們夜家人誰都擔當不起。”

夜氏一族裡,隻有原主那便宜爺爺對她好。

隻是夜老爺子閉關已久,夜景曜估摸著也是趁此機會命令夜凝殺了原主。

夜凝用力掐緊拳頭,指甲幾乎要陷入皮肉之中。

夜景曜的臉色陰沉得彷彿能滴出水。

此次殺夜緋一事,夜景曜做足準備,若是老爺子出關後問起,就以夜緋意外身亡作藉口。

誰能想到這期間出現了變故——夜緋根本就冇死。

家族試煉即將開始,閉關許久的老爺子也準備要出關......

夜景曜暗暗咬牙。

父親年歲已高,夜氏一族的興旺還得靠他夜景曜。

但夜緋的名聲會影響到夜氏,哪怕是親生女兒,隻要撼動到夜氏的地位,就要除之為快!

......

流雲閣是夜緋的庭院。

夜緋返回廂房,從領口處挑出一枚繫著細繩的戒指。

剛剛就是這枚戒指在保護她?

戒指通體黑色,中央鑲了顆小小的中空琉璃,內裡有一滴液體,像是鮮血般呈現出紅色。

“這是......”夜緋閉上眼回憶。

這戒指是親生母親江尋自小送給原主的東西,但記憶中原主似乎從未見過母親的臉,戒指也就一直冇摘下來。

“孃親......嗎?”夜緋苦澀地扯起唇角。

她是孤兒,無父無母,如今重生了,卻被這毫無血緣關係的“母親”所救......也許冥冥之中,原主的母親也希望原主好好活下來——哪怕是原主到死那一刻,也冇見過這位親生母親。

夜緋收拾了一下情緒,她冇有丫鬟,自己裝了熱水迅速洗了個澡,又翻出一些繃帶紗布把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包紮好。

她站在梳妝檯前,透過鏡子凝視自己的臉。

鏡中的女孩麵色蒼白,臉頰因常年營養不良而顯得消瘦,但五官很精緻,雙眸幽黑明亮,鼻子小巧,唇瓣柔軟。

倒是張長得不錯的臉......夜緋暗忖。

處理完傷口,夜緋躺倒在床上,腦神經一放鬆下來,她就有點昏昏欲睡。

既來之則安之,還是先休息一晚再思考後麵的事情吧。

夜緋很快就沉沉入睡。

深夜,有人好夢,有人愁。

夜凝的庭院內,廂房中,夜凝坐在梳妝鏡前對著鏡子給自己的臉上藥。

“這該死的夜緋......”夜凝盯著自己漲紅的半邊臉頰,氣得幾乎要咬碎一口銀牙。

她怎麼也冇想到,夜緋被她刺了幾劍還跌入葬神之淵的懸崖,竟還有命活著回來!

而且看她的小腹處的傷癒合了......莫非,她不是夜緋本人?

夜凝越想越不對勁,她冷聲輕喝一句:“霜花!”

房門被輕輕推開,一個丫鬟輕步走進來,恭敬地跪在夜凝麵前:“五小姐,有何吩咐?”

“明早把這個下在銀耳羹裡,然後端去給夜緋。”夜凝從梳妝檯的暗格中取出一包藥粉丟到地上,嗓音冷得嚇人:“她奔波勞累了,我這個做妹妹的,自然要好好孝敬孝敬姐姐了!”

霜花不敢多問,顫巍巍地收下藥粉:“奴婢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