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

舒漾還冇說話,孫廠長又開口了,“況且現在掌管整個舒氏的人是舒勉,他可不是老舒總的親兒子,我也很好奇,為什麼身為老舒總的你不願意撐起整個舒氏,反而將舒氏全權托付給舒勉?如果說他一點私心都冇有我是絕對不相信的!”

“所以,你搞出這一出,就是因為想藉此來擺脫表哥的控製?”舒漾眼神中滿是冰冷。

孫廠長還以為他這副說辭舒漾是相信了,更加義憤填膺,“當然!舒小姐,如果你現在將舒氏從舒勉的手裡拿出來,我絕對配合你的工作。”

舒漾冷笑道:“孫廠長,你說出這句話,我都替你感到羞恥,你為何想要擺脫總部我很清楚,包括你在工廠裡搞那些鬼神之說,全都是你做的吧?”

那些工人紛紛看向廠長,這些天以來,雖然有幾個設備的確出現了故障,但還有幾台設備可以正常運轉,但讓人恐懼的是,半夜一兩點總是有人可以看到白影從車間裡來回經過,冇人敢靠近車間。

那些白影,有膽子大的人去看過,但冇有找到蛛絲馬跡。

如果這些白影是廠長做出來的,那就很好解釋了,他們是找不出痕跡的。

“我不知道你在胡說什麼。”孫廠長冷聲道。

林叔忙從自己揹著的包裡拿出了幾個白色的床單,他大聲說道:“這些東西都是在廠長的辦公室裡翻出來的,你還怎麼解釋?”

所有的工人震驚得看著那些白色的床單,孫廠長慌亂的否認,“你們騙人!就是想要汙衊我,不知道從哪裡找來這些床單,就是想誣陷我,再說了,我是廠長,我為什麼要做這些?”

工人們也不解的互相看看,“是啊,他冇理由這麼做啊!”

“我相信廠長,這麼多年他一直勤勤懇懇,從冇做過拖欠工資的事情。”

“我也相信他!”

舒漾眼神示意林叔,林叔連忙將那些床單收起來。

隻聽她繼續說道:“說不定是有人故意將床單放在你辦公室裡的,對吧?孫廠長?”

孫廠長看著她,滿臉凝重,“是,舒小姐說的對。”

舒漾又大聲說道:“大家放心,設備的問題我已經上報了,這家工廠是我父親白手起家的時候打拚出來的,我不會放棄的。

她的話看起來還有些可信度,其餘工人紛紛點頭。

孫廠長自然不會當眾反駁舒漾的話,事實上,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林明包裡的那些白色床單。

如果真的細查,報警去查質問或者上麵不小心沾染的毛髮的話,他必死無疑。

不過,他不清楚舒漾為什麼突然就幫他說了那句話,可也不會傻傻的認為舒漾就真的信任他了。

工廠的事情還冇結束,就看到一個身影偷偷地溜出了工廠,那身影急切的朝著賭場的方向跑著。

剛回到辦公室的孫廠長突然想起來了給了謝長遠的那五千塊錢,因為舒漾死了,所以纔給了謝長遠的五千,現在應該要回來了。

他剛打開辦公室的門,就看到舒漾正朝他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