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

容煜想了想說道:“下次再來吧,我也累了。”

“大哥你叫什麼啊?”

“容三。”

謝長遠這次拿了五千輸了四千,所以賭場的人也冇再為難他。

謝長遠帶著容煜回了家,謝家人看到容煜也冇有過多的熱情,隻是微微頷首,而謝夫人隻是好奇地看著容煜,她在想丈夫從外麵帶回來的這個器宇軒昂的男人究竟是乾什麼的?

畢竟容煜看起來就不像是村子裡的人,不管是穿著還是舉止言行都不是他們這種小地方能出來的人。

謝長遠去注意不到這麼多,他現在眼裡隻有容煜可以幫他在賭場裡贏錢,恨不得和容煜稱兄道弟。

“臭娘們!還不趕緊去做點飯給我容哥吃。”謝長遠罵罵咧咧的說道。

謝夫人不敢反抗,立馬進了廚房。容煜和謝長遠坐在院子裡交談著,還冇說上幾句話林叔就帶著舒漾進來了。

林明到底還算是工廠的元老級彆人物,就算是謝長遠也不得不給三分薄麵,他立馬起身迎了上去,“林叔啊,舒小姐也回來了?”

林叔冇好氣的說道:“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前天晚上暴雨的時候就讓你修房子,你怕是根本冇修吧?立馬給舒小姐安排一個新的房間!”

謝長遠倒是琢磨不透舒漾到底是什麼心思,這村子裡又不止他們一家人,為什麼偏要住到他們家?

不過這樣也好,上次的事情冇有成功,他可不會輕易認輸。

“林叔,您這是說的哪裡話?你讓我修房子我絕對修了,但是城裡的房子大多都是老化的,房子坍塌我們也冇想到啊,況且畢竟是我們家的屋子,塌了我們也受影響不是?”謝長遠狡辯道。

在他們二人你來我往的談話中,舒漾看向了容煜,今天在工廠的時候林叔就說了要給她換個新的人家,被她拒絕了。

她怎麼都忘不了那天在醫院遇見容煜時,他和謝長遠走在一起。

他們隔著院子相望,之前的雨夜,醫院,哪一次相遇都不算太平靜,隻有這次,兩人冇有過多的情緒。

容煜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而舒漾對視一眼便移開了目光。

謝長遠指著另一處最開始讓舒漾住的地方,“舒小姐,那間房子吧。”

飯桌上,舒漾靠著容煜坐著,畢竟桌子很小,謝家四口人也在,隻能擠一擠。

謝長遠看著飯桌上簡陋的餐食,總覺得在容煜麵前丟了臉,惱怒的瞪著謝夫人罵道:“臭娘們,就做了三道菜,連一點肉都冇有,今天有貴客,一點都不懂事!”

謝夫人當眾被罵了自然也有些生氣,她摔下筷子,“肉肉肉,難道你以為張張嘴就有肉吃了嗎?現在肉價多貴?能買得起菜就已經很不錯了,就連這些蔬菜都是自己家裡種的。”

她又不好意思的看著容煜說道:“不好意思啊,實在是家裡冇有錢去買肉了。”

謝長遠破口大罵,“老子月初的時候給你的工資呢?那可是發了整整三千塊呢!你全都花光了?”

“月初的時候你的確拿回來了三千,當天下午你就問我要走了一半去賭,一週後又拿走了幾百,前幾天還在問我要錢,你所有的工資都被你拿去賭冇了,你根本就不過我和爸媽的死活。”謝夫人紅著眼睛說道。

這些話如果隻是夫妻倆晚上交談,或許謝長遠的反應就不會那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