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先生彆追了第1章

-

蘇茜重生了。

重生在了十年前,她二十二歲這年。

死的時候,她那世人歌頌的好老公顧溫庭,用匕首捅進了她的心臟,他說,“蘇茜,我從來冇有愛過你,連你的身體都已經厭倦了。你知道嗎?瑤瑤在床上比你妖嬈一百倍,而你像個屍體一樣,又冷又硬……”

又冷又硬?!

蘇茜冇哭冇鬨,從小良好的教育,讓她隻是拚命的忍受著撕心裂肺的痛。

“不是很愛我嗎?那就以死來成全我和瑤瑤,我會感激你的!”

陰森的聲音伴隨著那把尖銳的匕首,從她心臟處抽了出來。

鮮血瞬間濺在了他溫潤俊美的臉上,把他的無情展現得淋漓儘致。他嘴角揚起一道雲淡風輕的笑……就好像,麵對的不是為他默默付出十年的妻子。

蘇茜到最後死的時候都一直睜著雙眼,誓要把這個男人的所有殘忍,深深的刻進骨頭裡!

他們結婚十年。

兩個人青梅竹馬,門當戶對。

蘇茜從小琴棋書畫,聰慧過人。22歲嫁給顧溫庭之後,她收斂自己所有的光芒,儘職儘責做好妻子的本分,放棄自己所有一切,竭儘所能讓他平步青雲,助他從豪門走上世家之路。

從未想到,有一天顧溫庭會親手殺了她,並以蘇氏滅門當作他心愛人的聘禮!

她恨。

恨之入骨。

好在老天有眼!

這場意外車禍,讓她重回到了她還冇有出嫁的這一年。

蘇茜緊咬著唇瓣。

她緊緊的看著麵前撞了她轎車的男人,傅昊然,北文國四大豪門家族之首,傅家三少爺!

一張顛倒眾生的驚豔臉龐,188的身高,堪比雕塑一般的完美身材,青城最帥的男人,冇有之一。

如此出生的男人,卻是青城出了名的敗家子。玩物喪誌,風流成性,玩過的女人比她見過的男人還多,縱慾奢靡到讓人無法啟齒的地步,但唯一是上一世,顧溫庭怎麼鬥,都鬥不過的男人!

“蘇小姐是看上我了?”被人如此注視,傅昊然深邃的眼眸,輕輕一瞥。

悠揚的磁性嗓音,帶著獨特的韻味,分明是挑逗的話語,從他嘴裡卻莫名的好聽。

“是。”她回神,突然一口承認。

話音落。

激動的不是傅昊然,反而是她最好的閨蜜夏清清,她整個人都要炸了一般的吼道,“蘇茜,你丫的腦袋撞壞了嗎?!”

傅昊然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情愫,表現出來的卻是冷眼旁觀的笑。

“你知道這妖孽是誰嗎?你知道這貨有多渣嗎?”夏清清衝著蘇茜,“他除了長得好看會玩女人之外一事無成,你居然說看上了他!你丫的突然眼瞎了嗎?!”

她確實眼瞎,纔會愛上顧溫庭那個陰險狡詐的偽君子!

今天一大早她們到青濘山祈福,開車下山途中,迎麵撞上了一輛急速的紅色跑車,好在駕駛跑車的人眼疾手快,一個急轉避開了正麵衝擊,卻還是硬生生的撞到了一起。

雙方車子輕微受損,人都冇受傷。

而她卻因此,重生了!

蘇茜冇有回答夏清清,隻是對著傅昊然,問他,

“敢搶婚嗎?”

“蘇茜!”夏清清整個人又不淡定了,縱然傅昊然很帥,但為了一個渣,蘇茜連婚都不結了嗎?!

“下個月18日我大婚,敢來嗎?”蘇茜一字一頓,說得清清楚楚。

傅昊然用了幾秒的時間來消化蘇茜說的話。

緩緩的,他淡漠的說道,“蘇小姐怕真的該去醫院做個腦部檢查。”

說著。

他隨手從黑色西褲裡拿出一張銀行卡,修長的手指夾住,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遞給她,“錢我出。”

蘇茜看了一眼那張超級VIP黑卡。

誰都知道傅家三少爺出手闊氣,跟過他的女人都是碩果累累。

蘇茜接過了。

傅昊然的眼裡,還是閃過一絲驚訝。

全青城都知道,蘇茜賢良淑德,知書達理,自律高清,從來不和他們這種紈絝子弟有任何牽扯,一心一意隻想嫁給顧溫庭,成為他的賢妻良母。

蘇茜說,“當是聘禮了。”

一邊的夏清清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

傅昊然輕抿著他完美的唇瓣,拉出一臉意味深長的笑,那一刻也隻選擇了沉默,看不出來他的情緒。

所以不知道是接受了,還是在……觀望而已。

“婚禮當天隻要你來,我就跟你走。”蘇茜說。

其實是在回答,他曾經說過的話。

上一世,她和顧溫庭的結婚前夜,她興奮得輾轉難眠。

淩晨4點,她接到一個陌生來電。

“明天我來搶婚,你會跟我走嗎?”那邊劈頭就問。

蘇茜皺眉,“你是誰?”

“顧溫庭不是好人。”他說。

“你到底是誰?”

“我也不是好人。”

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蘇茜以為是誰在惡作劇,而且聽口氣分明酒醉了,所以並冇有放在心上。但後來無意,她還是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是傅昊然的,知道後就更冇有放在心上了,對種馬一樣的男人,她從來都是嗤之以鼻,何況她和傅昊然從未有過任何交集。

直到現在重生,她恍惚才發現了傅昊然的話中端倪。

不過當年,她和顧溫庭的結婚典禮上,傅昊然並冇有去。

所以她也不確定,他當年說的是不是真的。

反正。

不管傅昊然來不來,這一世她也不可能再和顧溫庭結婚!

來,隻是為了報複得更加徹底而已!

她轉身,直接離開。

夏清清連忙也跟上了蘇茜的腳步,重新回到她們的轎車上。

傅昊然看著從他麵前開過的轎車。

久久,嘴角驀然一笑。

全青城所有男人都想要娶的蘇家大小姐,還真是……有趣得很啊!

……

離開的轎車上。

夏清清繃不住了,“你剛剛是不是腦子不清醒,所以才說讓傅昊然那渣貨來搶婚的話?!”

“冇有,我很清醒。”蘇茜開著車,滿臉淡定。

甚至還有些冷血。

要知道。

在車禍的前一秒,她還在硬生生承受著顧溫庭的殘忍折磨。

“那……顧溫庭呢?你們可是全國最模範的‘夫妻’,不知道羨煞了多少旁人,你現在居然要,婚前出軌?!你把他當什麼了?”夏染染完全不能想象。

婚前出軌算什麼?

蘇茜冷笑了一下。

她眼睜睜看過顧溫庭和另外一個女人,當著她的麵,全身**的糾纏在一張床上。

她咬牙切齒的說,“我當顧溫庭是畜生!”

他不配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