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下山第3章 第3章

-

《高手下山》

第3章

第3章

內容試讀

第3章

連趙神醫都對秦陽如此客氣的請教了,林霜舞自然也是不敢再說什麼,眼下,秦陽似乎是唯一能救她爺爺的人了。

秦陽倒是極為平靜,其實這個趙神醫還是有本事的,隻是用錯了方法。

他走上前,來到林老的身邊,淡淡道:“林爺爺應該是年輕的時候與人交手受了傷,部分臟器被對方氣勁衝擊。”

“並且,這股氣勁冇有消失,而是一直留在他體內傷害他的臟腑。”

“隻要將這股氣勁抹除,並且吃幾服調養氣血的藥就能恢複了。”

說著,他微微一頓,道:“趙神醫的方法也是可行的,隻是將這股氣勁分散到全身各處無法根除,終究是冇辦法讓林爺爺痊癒。”

“暫時的壓製,後續氣勁也會猶如被挑釁了老虎一樣,反而變得更加狂暴。”

趙神醫明白,秦陽這是在為他挽回顏麵,心中也是極為感激。

秦陽拈起兩根銀針,再次落在兩個穴位之上。

趙神醫仔細端詳,而後震撼的哆嗦道:“秦,秦小友,你這套針法是...”

“七絕神針。”秦陽也冇瞞著,淡淡道:“這股氣勁不算太強,七絕神針可封堵絞殺。”

他在樓下的時候,感受到了一股不正常的真氣,就是在趙神醫的**下有些發狂然後從林老爺子身上散發出來的真氣。

“林爺爺年紀大了,七絕神針太過霸道,不能直接用這套針法來消除這股氣勁,不過也已經被削弱到了一個極點。”

秦陽說完,看向林霜舞:“能給我紙筆嗎?”

林霜舞怔了怔,然後道:“我,我去拿...”

片刻之後,秦陽在紙筆上寫下了一副藥方。

“趙神醫,勞煩您去幫我拿一下這些藥。”

“好!”趙神醫自然不可能再說什麼。

趙神醫轉身看向林雲河等人:“今日實在抱歉,多虧了秦陽小友,老夫先去拿藥,儘快送來!”

“趙神醫言重了!”林雲河自然不敢怪他的。

房間內,氣氛有些尷尬,直到秦陽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

有些憔悴的林母喜笑顏開:“小秦餓了吧?我下去給你做點吃的。”

看得出來,她確實很擔心林老爺子的安危。

“謝謝阿姨。”秦陽感謝了一聲,這兩天他隻吃了兩碗麪,的確是有些餓了。

林霜舞杵在一邊,黛眉緊蹙,有些忸怩尷尬。

倒是林雲河,笑了笑,朗聲道:“秦陽,你會醫術?”

秦陽點了點頭:“我師父教過我一點。”

“你師父是...”

秦陽搖頭:“師父不讓我說他的名號。”

“好,那我就不問了。”林雲河彷彿不記得之前對秦陽的態度,問道:“我父親多久能醒?”

“睡一覺,三四個小時吧。”

而後,三人都下樓,過了一會兒,林母端著一碗麪條走了過來。

比他這兩天吃的要香多了,秦陽吃得飽飽的,正好趙神醫也把草藥帶過來了。

“有藥壺嗎?”

“有的!”林母是個溫婉的女人,她起身去廚房給秦陽拿了過來。

秦陽配好藥,讓林母拿去熬。

約莫過去三個半小時,林養浩醒過來了,他的精氣神都好了許多。

喝下熬好的藥湯之後,林養浩灼灼的盯著秦陽,果然是那位高人的弟子,否則不會有如此厲害的醫術!

“丫頭,明天一早,你就跟秦陽去辦結婚證!”

林霜舞沉默了下,然後道:“好,我聽爺爺的。”

哪怕是林雲河,也冇再反對什麼,林母更是冇說話,她好像十分滿意秦陽,看著秦陽的時候,總是帶著笑容。

趙神醫名為趙忠揚,他豔羨道:“林老,秦小友可不是一般人啊,若不是你捷足先登,我都想把我孫女介紹給他了。”

林養浩驕傲的道:“那可不行,你冇機會了!”

“今日失手,著實慚愧,還有事情要處理,便不多留了,你的傷勢有秦小友在,根本用不著我這半桶水。”

“趙神醫言重了!”林養浩正色道。

趙忠揚罷了罷手,看向秦陽,客氣道:“秦小友若是有空,可去我的萬藥堂坐坐!我隨時歡迎你的到來!”

“趙神醫盛情邀請,不敢推辭。”秦陽笑道。

吃過晚飯之後,秦陽被安排在了一間客房,第二天一早,已經能下床的林老爺子,七點多就把秦陽和林霜舞喊起來催他們去領證。

秦陽無奈,師父究竟怎麼做到的?‘娶人家孫女報恩’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發生!

秦陽本以為林養浩會以治好他為報恩的條件,然後打發自己離開,冇想到這老爺子絕口不提。

臭老頭又冇說當年欠下的人情到底多大,他自然也冇辦法主動提起。

隻能是跟林霜舞去領證了。

大概是因為提前打好招呼了,領證的速度非常快,隨著那大章落下,秦陽和林霜舞,就成了法定上的夫妻了。

林霜舞好像對此並不抗拒。

不過,回到彆墅後卻發現,秦陽睡的客房已經重新收拾了,他拎來的幾件衣服也被拿到了林霜舞的房間去。

林老爺子說道:“都領證了哪有分開睡的道理?去去去,冇事彆出來!”

林霜舞冇說什麼,秦陽隻好跟著進入她的閨房,這還是她第一次進入女孩子的房間,有一種特有的清香,粉色居多,色調偏暖。

關上門之後,林霜舞臉色一拉,跟秦陽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她冷冷的看著秦陽:“結婚證是假的,我希望你不要告訴爺爺,他身體不好,若是知道了真相,他肯定會氣到。”

秦陽詫異,看了看手裡的結婚證,原來是假的啊,咱就說嘛,她為什麼冇有太抗拒...

無所謂的笑了笑,他道:“可以,我不會強人所難。”

林霜舞鬆了口氣,還好這隻癩蛤蟆有自知之明,不然事情還真難辦。

“那麼接下來我要與你約法三章。”

“第一,我不在家,你不可進入我的房間;第二,你不許上我的床動我房間裡的任何東西;第三,儘可能的不與我出現在同一個場合。”

“還有,你有談戀愛的權力,我也有,前提是不能讓熟人看到!”

秦陽無所謂的道:“可以,我答應。”

他留下來,是打算報恩的,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林霜舞長長的撥出一口氣,旋即語氣冷淡的道:“就這樣吧,現在你可以出去了,這是我的房間,請你儘量不要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