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死後狗男人他悔瘋了第2章 他不會再上當了

-

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過來,摟住了林煙的腰。

林煙站在椅子上,低頭時正好撞進江慕的視線。

他恨她,平日裡對她就一副疏離的模樣。可今天又有些不一樣,他眼底像是結了冰,涼得瘮人。

“你回來了?”

江慕手上的力氣很大,林煙被禁錮得有些疼。

她掰開他的手,跳下椅子,小聲道:“我十幾天聯絡不到你,又急著用錢,就……”

江慕譏諷道:“你急著用錢,就可以賣我的東西?”

他捏著她的下巴,“你還真把自己當這個家的女主人了!”

“對不起。”

他的話每次都能朝著林煙心臟最軟的位置紮。

她壓下心中酸澀,啞著聲音哀求道:“你恨我沒關係,可樂樂也是你的孩子,你能不能借我點錢找她?”

她長得很漂亮,是那種弱柳扶風似的柔弱美人。

以往她蹙下眉梢,江慕都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裡哄著,可如今再看她這般楚楚可憐的樣子,他隻覺得噁心。

“我的孩子?”

江慕冷笑一聲,走到客廳茶幾前,打開抽屜抽出一份檔案,扔到了她的臉上。

“你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

紙張有些鋒利,在她臉上劃下細長的傷口。

有些疼。

林煙垂眸,蹲下身,見扔在地上的是一份親子鑒定報告。

“你……懷疑我出軌?”

“這難道不是事實?騙我養一個小野種養了四年多,林煙,你不該當醫生,該去做演員纔對!”

江慕見她這時候還一副梨花落雨的可憐樣,那股噁心的感覺又湧上來了。

林煙被野種兩個字壓得幾乎喘不過氣。

怪不得樂樂丟了,他一點都不擔心,原來他一直把樂樂當做……野種啊。

林煙站起來,看著麵前滿眼血絲的男人,“我不知道你從哪兒做的親子鑒定,可我從來都隻有你一個男人。”

江慕冷笑,“那莫星宇呢?你在國外跟他交往的那半年是假的?”

當年的事情三言兩語難以解釋清楚,林煙張了張嘴,不知該從哪兒開始解釋。

但在江慕看來,這就是她默認了。

算算懷上樂樂的時間,差不多也是她跟莫星宇還冇分手的時候。

江慕攥了攥拳,不知道他剛剛在期待些什麼。

八年前他被這個女人拋棄,難道八年後他還要重蹈覆轍,被這麼一個貪慕虛榮水性楊花的女人耍得團團轉嗎?

江慕轉身便走,林煙想追上去解釋,卻渾身乏力,摔倒在地上。

身後倒地聲很重,江慕腳步遲疑了一下,但很快便離開。

她慣會玩這些小把戲,他不會再上當了!

江慕上車,心裡亂糟糟的,等回過神,車已經開了江邊。

夜色無邊,烏雲遮蓋了月亮。

不大明亮的光線下,隱約能看到他泛紅的眼。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是周語嫣打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