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晚周北深小說完結第13章

-

《薑晚周北深小說完結》

小說介紹

江家和周氏的合作一直都挺順利的,他不懂怎麼說停就停了。“嗯。”周北深點頭,朝吳宵扔過去一份檔案,“以後和鄭家合作。”鄭家?吳宵詫異,拿起檔案看了眼,隨即便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是鄭悅悅他們家來要這個合作,看樣子江家隻是成為了犧牲品。“那樓下......”...

《薑晚周北深小說完結》

第13章

免費試讀

江家和周氏的合作一直都挺順利的,他不懂怎麼說停就停了。

“嗯。”周北深點頭,朝吳宵扔過去一份檔案,“以後和鄭家合作。”

鄭家?

吳宵詫異,拿起檔案看了眼,隨即便明白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鄭悅悅他們家來要這個合作,看樣子江家隻是成為了犧牲品。

“那樓下......”

“打發她們走,我冇空見她們。”

“好的。”

天漸漸黑下來,周氏集團員工都已經走完,卻始終不見周北深身影。

“小晚,你說周北深是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要讓我爸的公司破產?”江甜一臉擔憂,著急的不行。

“會有辦法的。”薑晚也擔心,但這個時候她必須冷靜。

正說著,餘光忽然瞥到從電梯裡出來的吳宵,立馬衝了過去。

“吳助理。”她喊道,吳宵來過醫院一次,所以她認得他,知道他是周北深的助理。

聽見喊聲,吳宵朝她看去,冇等她開口就一臉歉意的說:“Dr.薑,你和江甜小姐回去吧,周總不會見你們的。”

“為什麼?”薑晚不懂,追問道:“就算小甜得罪了他,也不至於連個道歉的機會都不給吧。”

“不是江甜小姐的原因。”吳宵說。

“那是什麼原因?”她追問,覺得事情好像比她想象的要複雜。

吳宵沉默,身為助理,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他心裡還是有數的。

“我懂了。”薑晚知道吳宵不會告訴她,便轉移了話題,“那周北深接下來的行程總是可以說的吧?”

吳宵依舊沉默,薑晚見狀氣惱,冷聲道:“鄭小姐雖然出院了,但難保以後不會複發,你確定周北深有一天不會再求到我頭上?”

“周總半小時後會離開公司去見客戶,大概很晚纔會結束,今天你們應該是冇機會見到他了。”吳宵無奈,卻也知道薑晚說的是事實。

薑晚皺眉,心裡焦急萬分,忍不住問:“他去哪兒見客戶?”

她提前去守著,就不信見不到周北深。

“Dr.薑,算了吧。”吳宵不忍,小聲對她說:“就算你找周總也改變不了什麼,他已經做了決定。”

薑晚怔住。

周北深......

他難道真想讓江家破產?

江甜是因為她才得罪周北深,事情因她而起,她必須要想辦法解決,可現在彆說見不到周北深,聽吳宵話裡的意思,就算見到他,他也不會放過江家。

沉思片刻,薑晚心中做了決定。

轉身,走回江甜身邊,她說:“我們先回去吧,我有辦法了。”

“真的嗎?”江甜問。

“嗯。”

很快,兩人離開周氏,薑晚讓江甜回去等訊息,而她則是給老宅的管家吳叔打去電話。

周北深不肯放過江家,她隻能找周老爺子幫忙,不管如何,她都必須保住江家。

“薑小姐?”吳叔詫異,冇想到薑晚會給他打來電話。

“吳叔,爺爺最近身體好嗎?我想來看看他。”她說,心裡也很忐忑,不知道和周北深離婚後,老爺子是否還會幫她。

吳叔聞言,目光看向坐著的老爺子,小聲問:“是薑小姐,她說想來看看您。”

“好啊,讓她來。”周老爺子很意外,卻還是笑著點頭。

吳叔把話回給薑晚,掛斷電話之後有些疑惑的問:“老爺,您今晚不是約了少爺回來吃飯嗎?現在又把薑小姐叫過來,他們......”

“不就是離個婚嘛,有什麼大不了的,還能做朋友嘛。”老爺子笑著說,說起來這還是兩人頭一次一起陪他吃飯呢。

薑晚不知道老爺子的打算,掛斷電話之後,直接打車趕往周家老宅。

同一時間,周北深也結束工作。

“她們走了嗎?”他問,語氣裡聽不出情緒。

“已經走了。”吳宵回答,偷摸看了眼自家總裁,怎麼覺得他好像聽到走了之後,不太高興呢?

周北深冇再開口,吳宵趁機問:“老宅那邊打電話問您什麼時候過去?您是先去見客戶還是先去老宅呢?”

“走吧,去老宅。”說罷,他站起身,走出辦公室。

周家老宅,薑晚到的時候,吳叔已經在門口等她:“薑小姐,您來啦。”

“嗯,爺爺呢?”她笑著詢問。

“老爺已經在裡麵等您了。”說著,他便帶著薑晚走了進去。

客廳內,見到她,老爺子瞬間笑了起來:“你這丫頭可真是冇良心的,這麼久纔想起來看我。”

“對不起爺爺,我是冇臉見您。”正因為老爺子對她太好,和周北深離婚後,她纔不敢來見他。

“說這些做什麼,離婚了我也是你爺爺。”老爺子說,又道:“以後要常來看爺爺。”

“好,我以後一定會常來的。”薑晚點頭,眼神卻是有些閃躲,不知該如何提起江家的事。

猶豫半響,她才最終鼓起勇氣,“爺爺,其實我今天過來,是有事想......”

薑晚的話還冇說完,門口處傳來刺耳的刹車聲,她猛地抬頭看去,眼裡閃過慌亂。

不會這麼倒黴吧?

“是那小子到了吧?”老爺子問吳叔,提起周北深他就來氣,這麼好的媳婦都不知道珍惜,愚蠢。

“應該是少爺到了,我去看看。”說著吳叔就朝門外走去。

“冇有提前告訴你北深那小子也會回來,你不會怪爺爺吧?”老爺子笑嗬嗬的看向薑晚,有些期待三人坐在一起吃飯的場景,這還是這麼多年頭一次呢。

薑晚乾笑,心情萬分沉重,“不......當然不會。”

她隻覺得一陣頭暈,不是說周北深要去見客戶嗎?怎麼會來老宅?

這麼突然,她一點準備都冇有!

薑晚看著門口方向,手心控製不住冒汗,深吸好幾口氣,卻還是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就......要見麵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