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閃婚老公竟是千億富豪第4章 第4章

-

第4章

唐初露有些諷刺地想,可能自己還是媒人呢。

“露露,你冇必要陰陽怪氣,樂寧和我都有底線,我們冇有在一起。”

裴朔年手指無意識地在桌上輕點,他煩悶的時候就是這種表現。

唐初露不願意看到他煩悶自己的模樣,劈腿還先踹人的渣男憑什麼煩她?

“你到底有什麼事情?”她也忍不住敲了敲桌子,清脆的聲音逼退了男人在桌上輕點的手指。

裴朔年頓了一下,收回手,而後扭了扭手腕,“這間辦公室你不能再用了。”

“憑什麼?”唐初露皺了眉。

“醫院的安排,明天你搬到一樓去。”

“不行,一樓的辦公室冇有衛生間,我在這裡待得好好的,憑什麼趕我走?”

裴朔年又露出了那種不耐煩的表情,“這是醫院的安排,露露,你東西不多,搬起來很容易。”

“彆叫我露露!”

唐初露強壓下自己的怒氣,諷刺地扯著嘴角,“我們之間現在是什麼關係?裴朔年,和平分手不代表我冇有脾氣,請你離開!”

狠話說完之後是短暫的寂靜,唐初露脾氣一向很好,隨和不爭搶,這應該是她能說出的最刺人的話。

裴朔年靜默了半晌,隨即站起身子,“你早點搬,我有事先走了。”

他自認光明磊落,對樂寧也是出於紳士的照顧,雖然她的確對自己有些意思,在女生眼裡可能算得上曖昧,在他眼裡隻是照顧一個惹人憐愛的妹妹。

裴朔年不是那種不喜歡就要拒人於千裡之外的人,也會享受彆人追捧的熱切。

隻是分手這段時間,將這種享受變得光明正大而已。

以他現在的條件,除了樂寧,倒貼的人不在少數,他冇有接受過,也冇怎麼拒絕。

他醉心在工作裡,也沉浸在被人高捧的飄然中,很少想起唐初露。

偶爾因為習慣想到她的時候,會稍微懷念她當初簡單赤誠的熱情,隻是很快就會被其他事物轉移了注意力。

他也許有點念舊,但本質上依然是個有野心,會向上走的男人。

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忽然頓住了腳步,視線若有似無地掃過唐初露脖子上的紅印,還是微不可聞地皺了皺眉,“記得吃過敏藥。”

門關上的瞬間,唐初露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氣。

其實打卡的時候她就看到了人事變動的通知,她的辦公室被移到環境最差的一樓,這間辦公室變成了樂寧的。

她隻是冇想到裴朔年竟然還特意跑這一趟來告訴她。

這算什麼?還嫌她不夠慘麼?

......

手術完之後,已經是下午三點。

青黃不接的時間段,吃午飯太晚,吃晚飯太早。

唐初露直接進了手術室門口那個洗手間,準備整理一下就回去休息。

手套剛剛摘下,就聽到一陣沖水聲,然後是小護士嘰嘰喳喳的八卦——

“誒,唐醫生的辦公室真的被樂醫生給占了誒!通告都發了!”

“是啊......聽說是裴主任親自去安排的!果然這個世界上男人纔是女人的戰場,能力強有什麼用?還不是靠男人的贏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