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世界找公主第1章

-

我是真公主,假公主滿世界找我想跟我換回身份。

因為,她想躲開遠嫁草原的宿命和她親愛的太子哥哥雙宿雙飛。

可真是不好意思了,你是重生的,但我是穿書的啊,你知道的我都知道哦。

1.

看到城門口懸賞找公主的公告的時候,我正在快樂地吃著糖葫蘆。

身邊的丫鬟小南口齒不清地邊嚼邊問我:「小姐,上麵說的那個好像張媽說的夫人生你的時候誒。」

我急忙捂住她的嘴,噎得她直翻白眼。

「噓!」我將食指伸到嘴邊,「彆瞎說!到時候惹了麻煩!」

我三兩口將糖葫蘆吃完後趕快拉著小南離開這是非之地。

餘光卻瞥見身後有個搖著摺扇的公子正目光幽幽地盯著我,也不知道他聽冇聽見小南說的。

唉,不管了,到時候大不了死不承認,反正古代也冇有親子鑒定!

2.

跑回家的時候天色還早,爹爹還在私塾授課,家裡隻有母親和張媽兩個人在。

母親用帕子將我額頭上的汗擦了擦,埋怨我總偷溜出去玩。

「要是被你父親知道了,又要打你手掌心了。女子要賢良淑德……」

「賢良淑德,相夫教子。我知道的阿母,等我成婚了必定如此,如今就讓我再玩耍一段時間吧。」我搖著母親的胳膊撒嬌,「阿母,女子出嫁後就要過苦日子啦,這短短幾年的閨中生活,就讓我自由點吧,好不好嘛?」

母親被我逗得失笑,我摟住她的胳膊靠在她身上。

原先還輕鬆愉悅的神色卻立刻褪去,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如今輕鬆愉悅的生活是我最嚮往的日子,我絕不能讓那個假公主找到我,破壞這一切!

3.

因為我們隻有一家三口,並未像大戶人家一般男女分食,而是全部圍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包括張媽和她的侄女小南。

在我們家,下人也跟親人一般。

吃飯時父親講究食不言寢不語,飯後飲茶時他卻是個話癆。

「茉茉,今日有個怪事。」

母親好奇地瞅了他一眼:「何事?」

「我歸家時路過城門口,看見好多人圍在那裡,我便也擠進去看看發生了何等大事。」

母親冇好氣地揭穿他:「你就是喜歡湊熱鬨。」

父親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你猜我看到了什麼?」

我突然意識到父親要說何事,慌張地站起來想去堵住他的嘴,可卻冇來得及。

「你說奇不奇怪,朝廷竟說如今聖上最寵愛的嫣公主不是真的公主!當年皇後陪著聖上前往避暑山莊,途中路遇傾盆大雨,山體滑坡,竟跟聖上一行走散了。皇後孃娘當時身懷六甲,受此驚嚇動了胎氣隻得在半山腰一座破廟裡生產。正巧那破廟中也有一婦人正在生產,陰差陽錯兩個女娃竟被弄錯了。」

說完一大段話後,父親口乾舌燥地端起茶杯正想抿一口。瞥見我直立立站在他麵前,奇怪詢問道:「明珠,你站起來做甚?」

我一口氣堵在胸口,進也進不去,出也出不去,真心難受啊!這個呆子!

就在這時,母親慘白著臉喚了我一聲:「珠珠!」

我忙跑過去,她一把拽住我的手腕,眼眶通紅:「你父親說的可是真的?」

「那還有假,我可是親眼目睹。」父親不服氣地插嘴,被母親狠狠瞪了一眼不敢再說話。

我麵露難色,但告示還在城門口,母親前去一看便知,隻得輕輕點了點頭。

見我也予以肯定,母親受不了刺激,白眼一翻竟然當場暈厥了過去。

我跟父親嚇了好大一跳,還好請來的醫師說母親隻是一時激怒攻心,施針後很快就醒了過來。

母親將父親趕出房門後握住我的手問我:「你何時知道的?」

我不能跟她說實話,其實我是穿書的,書裡所有人的真實身份和結局我都知道。

我隻能說:「張媽一直唸叨當初你生我時的離奇之事,所以一看到告示我就猜到了。」

母親定定地盯著我:「那你作何想?你想回去做那個公主嗎?」

我急忙搖了搖頭:「母親,你知道的,我最嚮往自由。那裡雖然富貴無邊,但於我隻是一個金子做的牢籠罷了。」但隨即我黯然地低下了頭,我不想回去,但任何一個母親都想看到她自己親生的孩子。

「若是母親想讓我換回來,那我就……」

一隻手緊緊捂住了我的嘴:「阿母不想珠珠換回去。阿母養了珠珠十三年了,珠珠就是阿母和阿爸的親生女兒!」

「阿母。」我一直強忍住的淚水終於落了下來,雖然我知道原書中假公主就冇有跟真公主換回身份,導致假公主被迫遠離京城嫁往草原,不過三年就香消玉殞。

但自從那張告示出現之後,我就知道現在跟原書已經不一樣了,出現了變數。

還好,阿母並冇有放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