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歲小團寵:玄學福寶有空間第4章 斷絕父女關係

-

如此蕭文纔去報了名,但一直科考到今年三十二才中了秀才。

這蕭文還有一個姐姐,但一早就被其母賣出去了,是個十足的重男輕女的家庭。

孫夢華聽完,眸光逐漸冷了下來。

看著受傷的蕭嫋嫋,已經心底大概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重男輕女,毆打女兒,如此家境還妄想讀聖賢書,考取功名。

書都讀狗肚子裡去了。

可笑的是,提出並實施助學政策的司家正是蕭嫋嫋的外祖家。

也就是蕭嫋嫋母親司晴的孃家。

“再把嫋嫋送回去,那就是入虎口。”孫夢華揉著太陽穴思量著對策。

陸春花不解:“孫大人您將人帶回京城就行了,反正他們也不在乎,明日我一早就備馬車送你們出去。”

孫夢華搖了搖頭,如今司家已經今非昔比了。

如今先帝病重,朝中黨派林立,前有周家孫子被挾持,強迫站隊,至今還押在懷王手中。

她的老頭子如今也已經仙逝,她司家如今隻有她一個老婆子當家,她為了保全族人,一早就以她大兒子腿傷為由,***養老了。

若如今帶蕭嫋嫋回去,無非就是給蕭嫋嫋徒增危險。

見孫夢華不語,陸春花這個村婦雖不懂這些這些,但也知曉定然是為難了。

她左思右想,突然道:“蕭家這一輩是分了家的,還有一個蕭二爺,但是窮了些,但那一家子人還不錯。”

“您花點錢,興許可以過繼到那邊,窮些總好過被打死。”

“帶我去看看…”

陸春花忙讓小侄兒顧著蕭嫋嫋,自己則領著人出去了。

小侄兒趴到床邊,就發現蕭嫋嫋嘴裡但嘀嘀咕咕的念著什麼。

此時的蕭嫋嫋的意識在一片空白之中。

“囡囡,這是我們司家一脈相傳的卜算之法,輕可通風雨之事,重可卜算國運天下,外祖父教你此等神技,也隻希望贈予你保平安之技,能提前料到福禍夕旦,一生順遂。”

“隻是你這孩子,註定不平凡…”

蕭嫋嫋睜開眼,麵前是陸嬸嬸的侄兒薛小虎,正呆頭呆腦的玩著幾個銅板。

“小虎哥哥,能不能借我玩一下”

薛小虎一抬頭就看到那粉雕玉琢的麵容,他怎麼都冇拒絕的餘地。

於是二話不說就給了銅板。

蕭嫋嫋拿過銅板,根據自己夢裡外祖父教給自己的神技,仔細卜了一卦。

若自己繼續留在蕭家,是個死局。

明知道這是不用占卜也可知曉的事,但是蕭嫋嫋還是倔強的算了。

這瞬間,徹底心涼到絕望。

既然如此,那她就成全她爹吧。

“小虎哥哥,你爺爺睡了嗎”蕭嫋嫋將目光放到了薛小虎身上。

薛小虎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應該還冇睡著。”

於是,薛小虎噔噔噔的把自己爺爺鬨醒,給拉了過來。

他爺爺是村裡理正,看到蕭嫋嫋在這裡,有幾分驚奇,不等詢問,卻聽到蕭嫋嫋先開口了。

“理正爺爺,你能不能幫我擬個斷絕書,我想和我爹一家斷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