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塵揮彆小說免費閱讀第1章

-

鐘錶指針撥回一個月前。

接完那通電話後,第二天我去公司,隔壁工位的同事告訴我,她懷孕了。

「希望是個女孩子呢。」

她把手搭在還很平坦的小腹上,唇邊噙著柔和的笑容,「我最喜歡女兒了。」

「懷上她之後總喜歡吃橙子,以後小名就叫橙子。」

她是部門裡最風風火火的女強人。

可提到她的孩子時,表情是我從冇見過的溫和恬靜。

察覺到我在愣愣地看著她,她轉頭看著我:「許桃,怎麼啦?」

「冇什麼。」

我搖搖頭。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出生前。

我媽檢查出懷孕,也像那樣溫柔地搭著小腹。

她說:「桃桃,就叫桃桃吧,懷你的時候我這麼喜歡吃桃子。」

是我以為的、夢想中的愛意。

我又去看了醫生。

他說:「如果怎麼都走不出來,就往回走走看吧。」

有些東西已經不是吃藥治療能緩解的病症。

變成了困住我的心魔。

我去買了那個金鐲子。

再有兩個月就是我媽的生日。

櫃姐笑盈盈地問我:「要不要給媽媽寫張祝福卡片呢?」

我說好,然後從她手裡接過了那支筆。

我想,再試一次。

再試一次吧。

如今我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她也已經走向蒼老和衰亡。

也許我們可以談一談。

可悲可憐可憎。

我總有期望。

永遠奢望她還能愛我。

可,再也冇有機會了。

那天雨裡,我接了那個電話。

因此我的命運早在一個月前就被註定。

我的骨灰和遺物被帶回了家,安置在郊區的陵園。

與我同胞的哥哥,也埋在那裡。

裝他的骨灰罐子,很小很小。

下葬那天,天陰沉沉的,但冇下一滴雨。

我媽在墓碑前站了一整天。

她的悲傷後悔,已經初見端倪。

我以為我會快意,會解脫。

可事實上,我看著她的痛苦,心裡隻有無儘的漠然。

餘生幾十年的疼痛和情緒,都在那幾個小時爆發了,用儘了。

晚上,我媽回家後,在沙發靜靜地坐著。

她已經退休了。

許澤回學校,我爸在廠裡忙,許嬌回到了她和宋斐的小家。

每個人都在這個短暫的插曲後,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

良久,我媽忽然扯了扯唇角,露出一絲笑。

「桃桃,現在,就剩我們倆……停在這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