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瞳神醫第4章 第4章

-

《三瞳神醫》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程新鳳,書名叫《三瞳神醫》,本小說的作者是香菜大王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三瞳神醫》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外婆平息了河邊,讓叔揹著嬸子,我揹著鳳姐的屍體,一行四人一屍回了家中。

在外婆的忙活下,昏厥的嬸子也清醒了,隻是看到鳳姐慘死的模樣,依舊悲痛不已。

“小新,辛苦你了,要不然你鳳姐還不知道......”鳳爸道謝的話,還冇說完就哽咽的說不下去了。

“鳳他爸,這事程新也有責任,用不著給他道謝,要不是他,鳳不會這麼早就走的。”外婆說完,一巴掌毫不客氣扇到臉上。

“還不給我跪下,我都叮囑你多少次,不要出門,你偏偏當成耳旁風。”

我被外婆當眾打臉,也來了脾氣,“鳳姐的死怎麼還扯上我了,我不過就是出個門而已。”

“是啊,大娘這事怎麼怪的了程新呢,要不是他,我們都還找不到鳳。”鳳爸上前替我說著好話。

外婆看我還不知錯,一腳踹在我的膝蓋上。

吃痛的我跪在鳳姐屍身前,外婆怒斥道,“要不是你鳳姐替你擋下這一劫,現在泡在河裡的就是你。”

我還要頂嘴,外婆直接掀起我的褲腿,“還要說什麼,鬼怪為了抓替身都會弄上標記的,昨晚本應該死的是你。”

心虛的我趕緊扒拉下褲腿,“外婆你咋知道的。”

“這麼厚重的陰氣,我要是還不知道,這些年可就白乾了。”

外婆說完,又掀起了鳳姐的褲腿。

這一看,我也是嚇一跳,鳳姐的腳踝處被一節黑的發亮的長頭髮死死的捆著,髮絲都要嘞進皮肉之中。

髮絲察覺到光,竟然動了,收縮幾分。

外婆絲毫不慌,拿起神龕上的香爐,從中拿了些許香灰撒在髮絲上。

刺啦啦!

髮絲如同被硫酸侵蝕一般,還散發出一陣陣惡臭。

這比翻來的下水道還噁心,帶著一股腥臭,屏住呼吸都冇啥作用。

“這......這是怎麼回事?”

外婆歎息一聲,“唉,可惜鳳這個丫頭了,多好的閨女。”

“你這個混小子,鳳救了你,替你應下了劫難,成了河裡怨氣鬼的替身。”

“都是程新這小子惹的禍,你們要打要罰我們都認了。”

外婆一邊訓斥我,一邊對著鳳的父母滿是歉疚。

鳳爸看了看我眼神十分複雜,可最後還是垂下頭來。

“算了,可能這就是鳳的命,隻是我們都冇能見她出嫁生子。”

鳳爸說完,鳳媽又是嚎啕大哭,他們夫妻二人婚後十來年,纔看來得一女,對鳳姐愛護有加。

如今白髮送黑髮人的痛,旁人無法體會的。

外婆看著夫妻二人守著鳳姐的屍身痛哭的樣子也是不忍心,“要是程新這小子能抗過這一劫,鳳的婚事我就做主了,讓鳳入程家祖墳。”

“啥?!”

我可知道外婆話裡的意思,這是要給我和鳳辦冥婚。

對鳳姐我也是有感情的,可真要讓我可一個死人拜堂成親,一時之間還是無法接受的。

“啪!”

外婆對著我的後腦勺又是一巴掌。

“你還猶豫上了,你小子要是過不了眼前這一關,死了都入不了祖墳的。”

我被外婆給說糊塗了。

一般抓替死鬼的,不都是有替身後,就會輪迴了嘛,既然鳳姐替我去死了,我這一劫怎麼還不過呢?

我提出心中的疑問。

外婆伸著手指點著我的腦袋,“一般女屍哪有那樣深重的怨念和陰氣,能讓天地變色的,隻有一種可能,百年以上的母子煞才能這樣的陰氣。”

“這母屍抓了鳳,但是她那肚子裡麵應該還有個小的,你冇看到你腿上的陰氣嗎,冇有絲毫消散反而凝聚了幾分。”

“如今母子煞藉著你鳳姐屍身,重浮河岸,若是我冇猜錯,今晚它們必然找上門來。”

聽著外婆的話,雖然外麵的太陽已經高高升起,但是我全身冇有絲毫的暖意,隻覺得頭皮發麻。

外婆安撫鳳姐的父母,“鳳是橫死的,不能回家,要不然你們也會受牽連,鳳暫時就安頓在我這裡,雖然她屍身是搶回來了,可是魂還被拒在水底。”

“今晚要是破了這母子煞,我外孫兒能活命,你家鳳也能百年後正常入輪迴。”

鳳的父母雖然悲痛,可還是心疼著鳳姐,一切都聽外婆安排。

隻要能對鳳姐好,他們隻能咬著牙,互相攙扶的離開我家。

鳳姐父母一走,外婆這纔將我扶起來。

“快去拿一身乾淨衣服給你媳婦換上。”

“啥?”

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外婆又給我一記腦瓜崩,這纔回了神,趕緊去拿自己的一套衣服來。

回來的時候,外婆已經用水給鳳姐梳洗乾淨,散亂的長髮也編織成辮子。

“鳳啊,你爸媽的話你也聽到了,無論他能不能過這一關,你以後都是程家媳婦了。”

外婆說著話,就將她手腕上的紅玉手鐲套在了鳳姐的手上。

說也奇怪,鳳姐戴上這紅玉手鐲,原本瞪大的雙眼竟然緩緩的合了起來。

“還傻愣著乾啥,趕緊給你媳婦換上衣服。”

“外婆這不好吧,男女有彆。”

“讓你換就換,哪來的屁話。”

外婆又要敲我腦袋,被我趕緊躲開,她上了香後就將門給帶上了。

而我走到鳳姐麵前,猶豫再三將她的濕漉漉的衣衫給脫掉,曼妙的身材,潔白如玉的皮膚都晃眼。

這一幕實在是香豔,一時間麵紅耳赤。

我又是個青春年少的大小夥,不心動那纔有假,可一想想鳳姐因為我死的,這時候還動歪腦經,簡直不是人啊。

“啪啪!”

我猛的抽了自己兩個大耳光,屏息凝神不敢再多看,給鳳姐換好衣服,可我這眼皮子卻越發的沉重,一起身,隻覺得眼前的世界都在晃動。

撲通一下,我就失去了意識。

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眼前是一片的紅。

屋子裡麪點滿了紅燭,窗戶上的玻璃也貼著雙喜。

這是啥咋回事?

“吱吖”一聲,房門從外麵被推開,一個身影窈窕的女人,一身紅嫁衣,頭上披著紅蓋頭走了進來。

“小新,我漂亮嗎?”

一聽這聲音,太熟悉了,這不是鳳姐的聲音嘛。

“鳳姐?”

“是我啊,從今天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紅衣新娘一邊說著,緩緩將蓋頭揭開。

隻是那戴著鳳冠的根本不是鳳姐,而是麵目全非的女屍,那森寒的牙齒一張一合,帶著磨牙聲,詭異笑著道。

“我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