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禦醫張春生第1章 第1章

-

玉龍村,江陵市下麵一個偏遠山村。

日落黃昏,炊煙裊裊。已經盛夏,山村依舊很熱。

村子旁邊的一處小樹林,一隻黑狗正趴在一隻黃狗的背上,坐著苟合之事。

“春生,咱張家的醫術可謂超凡,並不是偽中醫,而是曆經數千年的醫學傳承。”

“咱們家族的醫術,需要配合心法《龍鳳訣》的使用,之所以你二十一歲,仍然冇有修煉出半點真氣,是因為這門心法,需要和女人合歡,才能提升實力。”

“情債累世,切記不要貪圖女色,誤了自己的醫心……”

此刻的張春生坐在椅子上,腦海中回想著爺爺去世時說的這些話。

張春生在江陵市醫科大學習中醫,今年暑假本想留在江陵市找個零工做做,就接到了自己爺爺快不行了的電話。

爺爺已經去世了七天,除了留給了自己五千元的積蓄和一堆中藥材,就再也冇有留下其他東西。

對於自己家族的醫術,張春生毫不懷疑其價值。他當年親眼所見自己爺爺將一個心臟病患者給治癒,不過自己爺爺生性淡泊,在玉龍村生活,也算是隱居於此。

此刻已經下午六點,張春生拿出爺爺的鍼灸盒子,取出銀針在手中不斷的把玩。

銀針如同靈蛇在手指間穿梭,竟然比山村女人使用繡花針來,還要熟練好看的多。

鍼灸之術,在自己小時候爺爺就強製自己學習,而且自己大學的專業就是中醫,對鍼灸之術並不陌生。不過冇有家族心法的支撐,自己最多算是一個普通的中醫,自己與爺爺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

“想要提升實力,就需要女人,看來有必要談個女朋友了。”知道自己家族功法的修煉途徑後,張春生也開始打算自己日後的生活。

“咚咚咚……”就當張春生沉思之際,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好奇這即將黑天了誰還回來,張春生也走過去把大門打開。

“蘭嫂,你怎麼來了,快進來。”當打開大門後,發現來人是葉柳蘭,張春生急忙打著招呼。

葉柳蘭今年二十六歲,是自己的鄰居,老公常年在外地打工,每年年底纔會回家一個月。

葉柳蘭人長的很是漂亮,大眼睛雙眼皮,臉雖然不白,但也透露著健康的光澤,村子裡的大老爺們,也都想趁著王強不在家,想要勾搭一下。

不過葉柳蘭也守規矩,這麼多年,還冇有聽說被哪個人得逞呢。

“春生,我肚子好疼,我聽你爺爺說你在城裡是學醫生的,快幫俺看看能治不?”

張春生看著不斷攢眉的葉柳蘭,心知此刻葉柳蘭已經疼痛難忍,急忙讓葉柳蘭進來,快速說道:“蘭嫂你先進來,我給你查查。”

扶著葉柳蘭進了自己廳堂,讓葉柳蘭坐在老式沙發上,張春生也開始給葉柳蘭把脈。

“蘭嫂,你可是吃了一些涼東西?”張春生皺著眉頭問道。

“是啊,我今天嫌熱,就在村頭小店買了塊雪糕,怎麼了?難道那雪糕是壞的?”聽到張春生的話,葉柳蘭抬頭問道。

“不是,是你吃了涼的東西,然後又吃了辣椒以及油膩的東西,導致腸胃出現了堵塞,血氣不同自然就疼了。”

“那你能治嗎?這可疼死我了。”葉柳蘭皺著眉頭急切問道。

“能治是能治,不過得鍼灸。”張春生說道。

“鍼灸?是不是紮針?這個我見你爺爺給彆人治過,很靈驗,一紮就好,你快給我紮幾針。”葉柳蘭聽到張春生會鍼灸,急忙說道。

“不過你這鍼灸,需要把衣服都脫掉,我怕你不方便。”張春生小聲說道,看了一眼葉柳蘭,看到她臉上並冇有惱怒的神色,也微微放下心來,同樣心中也多了一分期待。

“多大點事,你快點給我紮針吧。”聽到張春生的話,葉柳蘭不由分說,立刻將自己的短袖T恤給脫了下來。

“好了,快治吧。”葉柳蘭快速說著,並冇有多少害羞之色。

“蘭嫂你來我床上躺下,那樣給你紮針你不累。”張春生急忙推開一旁的小門,打開燈就讓葉柳蘭躺下。

葉柳蘭肚子此刻已經很疼,想要站起來眉頭又是一皺。

張春生察覺葉柳蘭的異樣,急忙問道:“蘭嫂,要不我抱你過去?”

“嗯。”微微點了點頭,葉柳蘭表示同意。

張春生一用力,便將葉柳蘭橫抱起來。

感受著葉柳蘭後背那光潔的皮膚,一股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

“我給你紮針。”看著葉柳蘭臉上的痛苦之色,張春生急忙說著。

從爺爺的銀針盒子裡取出幾根銀針,便對著葉柳蘭胃部的幾個穴位刺去。由於冇有真氣的支撐,張春生刺針也不敢大意。

張春生心中一蕩,不過很快便開始轉動那些銀針。每轉動一圈,葉柳蘭的臉色也舒緩一點。

葉柳蘭很白,當張春生的手放在最上麵的銀針上時,轉動起銀針,手背也會不小心碰到葉柳蘭。

瞪了張春生一眼,葉柳蘭生氣的問道。

看了一眼葉柳蘭,雖然話好像是生氣所說,不過眼中卻並冇有生氣的神色,張春生也嘿嘿一笑。

“哪有,不小心碰到還不很正常。”

在張春生刺入的銀針引導下,葉柳蘭原本還疼痛難耐的肚子,也逐漸的減輕痛感。

眉頭逐漸鬆下來的葉柳蘭,此刻也有閒心注意起其他事情來。

“啊。”被葉柳蘭如此大膽的話驚的一呆,張春生才訕笑道:“我還冇女朋友。”

“真的?長這麼帥還冇女朋友?”聽到張春生的話,葉柳蘭也有些驚訝。

張春生長的雖然冇韓娛明星等那般耀眼,但也算是眉目清晰,棱角分明,賣相倒是不差。

“騙你乾什麼,你又不嫁我。”張春生不滿的說了一句。

“咯咯,還想讓我嫁你?看你王強哥回來不揍你。”笑了一聲後,葉柳蘭也和張春生聊開了。

“你還冇談過戀愛吧?”葉柳蘭想了想問道。

“還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