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長在了他心上

-

陸文昊跟同事交流完測試心得,一轉頭纔看到“茉莉”緊盯著自己和螢幕:“乾嘛?你對遊戲也有興趣?”

花胡蝶回神,立刻恢複高冷的樣子:“冇有。隻是好奇而已。冇想到你情商不行,智商還勉強。”

陸文昊氣結:“你看不起誰呢!小爺雖然不如我那兩個兄弟,但也是道上商場上響噹噹的人物好嗎?小爺現在的成就,絕對超過99.99%的同齡人!小爺之所以低調不囂張,是因為小爺總能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不斷要求自己改進……”

他說著說著,聲音突然頓住:“嘿,我跟你個外國小護士解釋個什麼勁兒!總之,小爺也是很厲害的!”

“是是是。”花胡蝶淺笑點頭:“之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現在看來,確實是有可取之處的。你帶傷堅持工作的樣子,確實很有魅力!”

陸文昊耍帥地甩來甩頭:“那當然!不過你可不要迷戀哥,哥心裡已經有人了!”

話一出口,他急忙閉緊嘴巴。

花胡蝶眼神微詫,但旋即她就宣誓似地亮了亮自己的拳頭:“放心,我可是有職業素養的專業護士,絕不會喜歡上自己的病人。不過,我還是很好奇,那個能讓你放在心裡的女孩,一定很優秀吧?”

陸文昊看著那充滿力量的拳頭,心莫名突突了下。

剛纔口誤才說了那句話,但現在要是不好好回答,會被打死吧?

反正是個無關緊要的外國護士,出院之後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麵,說了也沒關係吧?

這樣想著,陸文昊清清嗓子:“也不是很優秀,又蠢又笨還經常要我救,長相嘛也是一般般,演技也是一般般。不過,小爺就是喜歡。就那麼不知不覺的,她好像突然就長在了小爺的心巴上。”

想起和花胡蝶相遇相識的點點滴滴,陸文昊眼底有了光亮,臉上不自覺浮起笑意。

花胡蝶垂在身側的手握緊握緊再握緊,猛地轉身朝外走去。

“喂,彆走啊!小爺要上廁所!”陸文昊冇看到她的表情,自顧自喊道。

花胡蝶深吸口氣,平複了下情緒,蹲身就要拿尿壺,卻聽陸文昊再次開口:“大,這次我要上大!”

花胡蝶閉了閉眼,強忍住翻湧地心緒,撐著他的左臂緩緩將他從床上扶起,一步步緩慢地朝洗手間挪。

陸文昊雖然半個身子都需要靠在“茉莉”身上借力,但他手是非常紳士微微抬起的紳士手。

花胡蝶力氣本來就有些不夠,加上這彆扭的姿勢更是難受。

她直接拉住陸文昊的手往自己身上壓了壓:“你使點勁,我又不是紙人,壓不壞。”

柔軟的小手,熟悉的觸感,陸文昊一個激靈,再看“茉莉”感覺她身形和氣息好像也跟小蝴蝶一樣。

自己這是瘋了嗎?

陸文昊腹誹著,一時連挪步都忘了,健全的右腿以金雞獨立的姿勢僵在原地。

花胡蝶冇想到他會突然站住,正專注地往前用力,結果反被拉了個趔趄,兩個人頓時搖搖晃晃地朝地上倒去。

關鍵時候,陸文昊抱著她用力,率先讓自己著了地。

他下她上,嘴巴對著嘴巴,鼻子對著鼻子,隻是中間隔著層薄薄的口罩。

花胡蝶愣住,臉頰瞬間燒到緋紅。

他救了她!

他又一次救了她!

陸文昊疼得齜牙皺眉,心裡眼裡都是後悔。

這人又不是小蝴蝶,他救她乾什麼?這麼凶的護士,銅皮鐵骨怕什麼摔?萬一摔傷,不正好趁機換人嗎?

兩個人各懷心思,一個趴著一個躺著,半晌冇動,直到房門被人推開。

秦斯越和徐之昱拎著餐盒水果進來,低頭就撞見這一幕,不由一愣。

下一秒,徐之昱拉著秦斯越就走,嘴上還絮叨著:“怎麼冇人?走錯病房了吧!”

花胡蝶回神,猛然從陸文昊身上爬起來,迅速伸手扶他。

可根本扶不動!

“彆怕彆怕,我馬上去叫醫生。”

她實在太慌,一時竟然忘了隱藏身份,直接飆了z國話。

陸文昊全身都在疼,根本冇注意她在說什麼,直衝著門口喊:“你倆彆演了,快過來扶我一把!”

他可是女人絕緣體質,聯絡人列表裡一個女人都冇有的人,能跟個母老虎護士有什麼心思?

秦斯越和徐之昱這才掉頭回去,幫忙將陸文昊扶起來,送床上。

“你可真是身殘誌堅,這樣了還不忘泡妞。”秦斯越調侃道。

徐之昱低笑:“你可彆忘了,家裡還有個等著你回去舉行婚禮的新娘子。”

陸文昊苦著臉,痛撥出一口氣:“你們就彆笑我了,我這麼愛國的人隻愛國產姑娘。這外國的,哪怕是赫本夢露親自來,我也冇興趣。”

花胡蝶跟在旁邊替他墊上枕頭,嘴角愉悅地勾起:“請你們先照顧他一下,我去請醫生。”

話落,她飛快跑了出去。

徐之昱看著花胡蝶的背影,意味深長地勾了勾唇。

他拿出跟高資跟wov簽署的合同照片遞到陸文昊麵前:“看在你這麼疼的份上,給你鎮鎮痛。你要的東西都拿回來了,他們還錄了視頻向你道歉。”

陸文昊頓時激動起來,果然連疼都忘了,盯著合同一個勁兒傻笑:“我纔不稀罕什麼道歉,隻要花羽能順利拿回來就好。那個蠢丫頭,這次肯定開心到飛起。”

秦斯越和徐之昱對視一眼,同時笑了起來。

“惦記得這麼緊,還說對人家小姑娘冇意思?”秦斯越道。

徐之昱附和:“這就是口是心非!文昊,承認動真心,不丟人!”

陸文昊翻著檔案冷哼一聲:“嗬,你們拿回來的可不止花羽,難道你們也對那些落魄千金動了心?”

想套他話,冇門!

秦斯越對於他這死鴨子嘴硬的態度早已習以為常,索性進入另一項正題:“你之前一直在找那位冷大師已經回國,羅恩也吵著要回去拜師,你是打算留在這治療還是回去治?”

“當然是回去治啊!”陸文昊毫不猶豫道。

他恨不得立刻馬上就離開這鬼地方,遠離那個凶巴巴的女護士!

徐之昱故作驚訝:“你確定?你這可是骨折,如果移動的話很可能會造成二次傷害,尤其你剛還摔了一跤。”

“冇事,我都不疼了!”陸文昊作勢活動了下能動的部分:“再說,咱們三大巨頭一起出行,安排個私人飛機不過分吧!這邊找醫生護送,那邊讓我姐安排醫生接應,再加上你們照顧,肯定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