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溫暖如昔第1章 第一章 喪家之犬

-

寧遠市。

華盛娛樂公司頂樓。

男人慵懶地靠坐在老闆椅上,將手裡的新星決賽宣傳單甩在桌麵。

“退賽!”

他薄唇輕啟,兩個字壓迫著佟夢甜的神經。

佟夢甜直視著陸錦奕的眼睛,垂落地手緊緊地攥著。

“為什麼?”

“因為琳娜要贏。”

佟夢甜喉頭一澀,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丈夫。

“我纔是你的妻子,她夏琳娜不過是個人儘可夫的……”

“啪!”

一道耳光又快又狠地落到她的臉上。

佟夢甜耳朵一陣轟鳴,忽然她什麼都聽不見了,耳朵裡隻聽見轟轟作響的聲音。

她的眼底一片惶恐,看著男人的嘴在自己麵前有一張一合,卻聽不清他再說什麼。

她拔腿朝著外麵跑去。

陸錦奕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身影,不覺皺眉。

又在發什麼瘋?

……

市醫院外正下著磅礴大雨。

佟夢甜淋著雨走出來,將皺巴巴的診療單扔在了垃圾桶裡。

“佟小姐,我們診斷出你患得是耳咽管開放症,其症狀是自聽過強,他人說話聽不清,就如同一般人坐飛機時耳膜鼓脹。”

“能治癒嗎?”

“暫時的醫療技術還不能,不過您可以適當到醫院進行鼓膜穿刺,避免勞累熬夜,切記少吃避孕藥品……”

佟夢甜心裡一陣錐痛,就算醫生冇有明言,她也知道自己為何會得這種病。

陸錦奕和她結婚三年,從未采取有效的避孕措施。

為了不讓她懷孕,一直逼她吃藥。

八號公館。

佟夢甜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這裡的,她看著屋內一身黑色浴袍的男人,鼻尖酸澀。

陸錦奕手裡拿著一杯紅酒,看著她滿身的雨水,劍眉一簇,眼底是掩蓋不住的厭惡。

佟夢甜將他眼底的厭惡看的一清二楚,她的心密密匝匝的疼。

“就你這副鬼樣子,也想當歌星?”陸錦奕不留餘力得嘲諷。

佟夢甜彷彿冇聽到他說話一樣,一步一步從他身邊走過。

她心裡宛如刀割,如今彆說當歌星,她就是連唱歌都不可能,以後和人交流也很困難。

想到此,她忽然苦澀一笑,聽不見也好,這樣陸錦奕說什麼,她也不會傷心了。

陸錦奕見她不回話,冷峻的一張臉,線條緊繃著。

“你是聾了,還是啞了?”

佟夢甜止住腳步,看向他:“我不會退賽,夏琳娜想贏,就讓她拿出實力來。”

她已不能再繼續演唱,隻想給自己的事業劃上一個句號。

陸錦奕很少看她忤逆自己,他站起身,走到佟夢甜的麵前,掐住了她的下巴:“你彆後悔!”

佟夢甜聽出了他語氣裡的警告,含笑看著他:“除了嫁給你,我什麼都不後悔。”

陸錦奕眼底寒光乍現,大手狠狠地掐著她的手腕,一個大力將她扔出了公館。

“滾出去,彆臟了我的房子!”

佟夢甜跌倒在草坪上,膝蓋和手被磕出了血。

她的喉嚨哽咽,一句話也說不出。

這時,一柄雨傘照在了她的身上,她緩緩抬頭,隻看執傘的女人漂亮妖嬈,媚眼如絲。

“陸太太,噢,不,應該稱你喪家之犬。”女人笑靨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