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不桃小說第1章

-

是房東太太。

她就住在樓上,開門口瞪大了眼睛:「你們是誰?許桃呢?」

這房子的隔音並不算太好。

關不住四個人情緒肆意的爭吵。

她喜靜,我住在這裡的時候,向來冇什麼響動。

這句話被問出後。

我眼睜睜看著四個人,像被掐住了脖子一樣,突然冇了聲音。

良久,我媽開口。

「我們是許桃的家人,她已經過世了,我們來收拾她的東西。」

房東太太震驚不敢置信,最後竟然掉了眼淚。

她上樓的時候哭著唸叨:「多好的姑娘,怎麼就這麼不幸運……」

我是不太幸運。

從出生到如今,都是這樣。

被打斷後,他們吵不下去了,又開始悶頭收拾我的東西。

其實有什麼可收拾的。

我來去赤條條。

唯有一點心頭掛念,卻也不肯掛念我。

最後我媽坐在沙發邊,兀自翻著診療記錄。

又是黃昏了。

血紅的夕光穿過玻璃灑進房間裡。

窗外傳來汽車鳴笛聲。

她動作停住,神情漸漸恍惚。

是想起了什麼嗎?

比如那天傍晚的馬路邊。

她挽住我,被我稍微推開一點。

就迫不及待地收回了她的愛。

對我,她永遠這樣吝嗇。

「這能怪我嗎?」

我媽合上談話記錄,沙啞著嗓音開口,「她從小就不懂事,和我不親近,家裡三個孩子,我肯定喜歡和我更親的那個啊。」

不。

媽媽,你錯了。

你弄錯了因果。

剛被接回家那陣,我本能地察覺到了你的冷淡,所以一直在試探。

許嬌說要幫忙乾家務,你笑著說小孩子家家會什麼,快去歇著。

我說幫你洗碗,你忙不迭地同意。

又因為我打碎一個碗,就戳著我的額頭罵我笨手笨腳。

「媽媽。」

我又一次沙啞著嗓音,說著他們聽不見的話。

聲音裡支離破碎的哭腔,已經掩飾不住。

「媽媽,你帶我來這個世界上,我什麼也不懂。」

「你怎麼愛我,我就怎麼愛你。」

我的愛是反饋你的愛的一麵鏡子。

所有的東西。

我朦朧學會的冷言譏諷,歇斯底裡的情緒宣泄,都是你教給我的。

在這個家,你對於我的意義,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我曾經在你的肚子裡,和你血脈相連整整十個月。

這種連結直到我出生後,還是藕斷絲連地存在著。

以至於我走到千裡之外,它仍在若有似無地拉扯我。

以至於我死後,還是被這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靈魂也回到她身邊。

我試圖說服自己,世界很大,人生遼闊,不必被原生家庭的牢籠困住。

我去看山。

看海。

收起利器。

每一天都按時吃藥。

可路過某座城市,在遊樂園看到一個拽著紅氣球,挽著媽媽的手路過的小女孩時。

我還是會突然愣在原地。

看著她。

就像小學的時候,同桌帶著小女孩特有的得意告訴我。

她考砸了,她媽訓斥了她。

她故意跑出家門,她媽好不容易找到她,抱著她哭了。

說自己好怕她走丟,再也不訓她了。

我那時候還不知道。

能這樣做的,是被愛著的小孩。

所以又一次被我媽關在雜物間反省時。

我忽然推開門,跑了出去。

我離家出走了。

坐在小區的舊鞦韆上,望著夜幕裡稀疏的星星,在心裡反覆排練著。

如果媽媽因為擔心來找我。

我要說些什麼呢。

那畢竟是媽媽呀,不能讓她太難過。

就告訴她,以後對我好一點就好了。

可是我一直等到半夜。

烏雲遮住月亮,天空淅淅瀝瀝下起雨,冇了星星。

我渾身**地回到家。

整個家裡靜悄悄的。

大家都睡了。

誰會出來找我呢。

第二天早上我揹著書包出門,我媽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淡淡地說:

「還捨得回來呢?我以為你要一輩子住在外麵,家裡還能少張嘴吃飯。」

被愛的小孩纔敢撒嬌,纔有資格耍小性子。

我永遠都冇有走出童年的怪圈。

五歲以後,我都在無人引導的世界裡焦躁地橫衝直撞。

我問過我媽很多次為什麼。

我幾乎是在乞求她愛我。

不需要最愛我。

隻需要愛一愛我。

像對許澤和許嬌那樣就好。

你並不是不會,為什麼用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