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家庭小說第1章

-

一場火災,我重回

6

歲那年,那一年我爸把我媽關在籠子裡不擇手段。

我爸看著麵前奄奄一息女人,殊不知,她已經把資訊傳遞出去了。

誰又能想到,麵前這個男人,在被關進監獄三月後,越獄了,展開了多年瘋狂的報複,我們一家都死於火場。

重活一次,我必須替媽媽隱藏身份,將一切改變。

1

我爸是毒梟,我媽是臥底。

待我懂事的時候,我才明白如此戲劇化的劇情,竟然發生在了我身上。

我醒來看著熟悉的房間,記起這是我媽臥底的第七年。

而收網,也設置在了今年年底。

「……媽媽,我餓。」我張開手,向著我媽跑去。

彼時的我媽還很年輕,不像事後那個為了應對報複和追捕,將自己弄的日漸憔悴的警察。

前世,我爸被捕後,很快就將我媽的臥底身份給泄露了出去。

雖然有警方的保護,可也遭到了無數毒販組織的瘋狂襲擊,尤其是我爸越獄後,僅僅不到半年,我媽身邊的同事,親人都遭到慘烈的襲擊。

我的童年,就是在一次次的轉移裡度過。

「來,怎麼又餓了呢?」我媽放下手機,眉頭展露出瞭如釋重負。

我知道,她終於把暗號發了出去,也就是這則暗號,最終將我爸這個東南亞最大的毒梟做到了一網打儘。

可是我媽現在還不知道,這個寨子裡,有專門監控資訊的人才。

每一個電話,每一條資訊,一旦從這裡出去的,就會立刻被得知。

也是因為如此,十分鐘後,我爸就會帶著人闖進來,逼問我媽那串數字是什麼意思,無果後,就會把我媽關進地下室的籠子,開始不斷地折磨。

甚至為了逼我媽說出實話,在我大伯的建議下。

我也被當成了逼我媽說出的籌碼,我爸當著她的麵將毒品注射到我的身上。

「媽媽,我想吃綠豆糕,我還想玩消消樂。」我抬起頭,紅了眼眶,到現在我還記得後來每次毒癮犯了,全身像無數隻螞蟻在爬以後,我媽就會緊緊地抱著我,哭著一次次地說著對不起。

又一次次地說著。

芮芮,是媽媽對不起你。

我家芮芮很乖的,馬上就好了,到時媽媽就帶你去吃最好吃的綠豆糕好嗎?

「怎麼還哭了呢?你這個小饞鬼……那媽媽給你去拿好不好?」

當看著我媽把我放到凳子上,起身向外麵出去的時候,我長舒了一口氣,趁現在事情還冇有往最惡劣的地方去,我必須要開始去改變現狀。

第一件事,就是不能讓我媽的身份被懷疑。

想到這裡,我又邁起六歲身體的小短腿,蹭蹭蹭地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正要開門出去的媽媽。

我抬起頭,嘟著嘴:「媽媽……手機……手機留下。」

「我……我要玩消消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