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家庭小說第2章

-

我媽隻猶豫了一下,便摸摸我的頭,就把手機交給了我。

「乖乖的不要亂跑,等媽媽回來啊。」我媽去廚房拿綠豆糕了。

臥底七年,這手機上自然不可能找到見不得人的東西,不然早就被我那個像瘋子一樣的父親發現了,果然,打開手機後,我先看了相冊,裡麵除了滿滿都是我的照片外,就僅有那個瘋子的幾張生活照。

至於通訊錄和簡訊,也找不到任何奇怪的東西。

除了那條退訂簡訊上發出的一串數字,t321,看來這就是我媽傳遞出去的資訊,至於是什麼意思,想必也隻有接頭的人知道。

當然我也不知道具體意思。

可我卻清楚,正是這條資訊,成為了收網的最關鍵。

我打開了消消樂,玩了起來。

多年不玩,有些生疏,連著消耗了

10

點精力後,門外響起了喧雜聲。

然後就被踢開了。

一個高高的男人拖著我媽的頭髮闖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凶神惡煞的人。

正是我爸,那個後來將我和我媽綁在椅子上,並在身上澆上汽油後與我們同歸於儘的男人。

「跑啊,你們繼續跑啊,現在好了,我們一家人可以整整齊齊在一起了。」我永遠忘不了,他點燃打火機前,臉上的猙獰和瘋狂。

此刻這個惡魔將我媽狠狠地甩在了房間地板上,大吼道:「手機呢,說,那隻手機呢?」

我媽倒在地上,眼眶通紅,嘴角邊滲出了血。

「陸沉,你瘋了嗎?我跟你七年了,為什麼有點風吹草動,你就跑來懷疑我。」

聽著我媽悲憤的口氣,我當然知道我該乾什麼了。

我像是被嚇著了一樣,立刻捧著手機嚎啕大哭了起來:「嗚嗚,爸爸不要打媽媽,芮芮以後會乖,不會再拿媽媽的手機玩了。」

邊哭我邊把手機遞了上去:「媽媽,芮芮不吃綠豆糕了,芮芮不玩手機了。」

這一刻,環境是安靜的。

那惡魔眸色深深,看著我媽:「手機一直在芮芮這裡?」

我媽抬著頭,悲笑著:「當然了,不然呢?陸沉,我不知道誰跟你說了什麼,反正無論我怎麼說,你也不會信我,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嫁給你。」

我爸,也就是陸沉冇有說話,隻是看向了我,眼神略微變得有些柔和。

可我知道,他本性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他伸出了手,語氣生硬:「把媽媽的手機給爸爸。」

我繼續裝哭,像極了一個六歲小女孩茫然無措的樣子:「那爸爸答應芮芮不打媽媽,芮芮就給你。」

「嗯?」

下一秒,陸沉的眼神就變得銳利。

隻是還冇有等他說話,旁邊我記憶裡叫犀牛的毒販就陰惻惻地開口了:「陸爺,您覺得有這麼巧嗎?每次交易前,警方好像都知道我們的動向。」

他又用陰森的目光緊緊盯得我:「也幸好我們在裡麵有人,這次還特意花了重金按了信源內容監控,莫非您真的相信會是一個六歲小女孩乾的?」

「陸沉!你在監視我?」我媽抬起頭,眼裡露出了更加悲憤的神色。

前世這事發生以後,我媽無論怎麼被陸沉折磨,她都是這番表情,悲憤,哭泣,直到後來沉默不語。

就是一口咬定,她不是臥底,那串數字僅僅是想退訂垃圾簡訊的回覆罷了。

陸沉抽出了彆在腰間的伯萊塔,用手慢慢地磨蹭了幾下,目光沉沉地看向了我,我媽在旁邊喊了起來:「陸沉,你瘋了嗎?她是你女兒,你想乾什麼?」

我心提了起來,繼續哭著。

下一秒,陸沉蹲下了身子,摸著我的頭,語氣忽然變得溫和:「芮芮,告訴爸爸,剛纔你用媽媽的手機玩了哪些事情呢?小孩子不能說謊哦。」

「說謊的話……」

我爸把槍直接抵在了我媽的腦門上,笑道:「爸爸會很生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