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血(6)

-

修塔禁地。

該隱看著麵前的清單,臉色陰沉,

“廢物!廢物!都是廢物!”

該隱指著麵前的眾多吸血鬼,挨個罵了過去,

“你們真是吸血鬼呀,我批了10層的材料,這才修了5層,材料就用完了?說!材料都去哪了,都被你們吃了不成?!”

之前,修塔的進度一直很緩慢。

該隱為此十分煩躁,還溜出去北狩了一次。

北狩回來以後,該隱親衛中有人提議,可以用人族來替代狼人修塔。

從那以後,修塔的進度就快了不少!

一名族老硬著頭皮上前,

“殿下,進度催的緊,那些人族又笨手笨腳的,建塔的損耗比預期要多出不少”

記住網址https://m.xbiqugela。com

“你們可真是吸血鬼呀!”

該隱掃了一圈,冷冷說道,

“彆以為我不知道,有人在偷拿,可彆讓我抓到了!”

發過火之後,該隱也冇有多說什麼。

他又批了修建5層的材料,要求眾吸血鬼加快進度,儘快把塔基修好。

遣散眾吸血鬼後,該隱回到自己的宮殿內,臉上的怒容消失不見。

“花了十分之一的預算,才把四分之一的活給乾了”

該隱歎了口氣,有些無奈,

“這些東西,怎麼就不能都歸我所有,非要拿來修塔”

一位族老被該隱這番話逗笑了,無奈苦笑道,

“殿下,修塔是為了應付滅世之劫,如果您都死了,這些東西還有什麼用呢?”

“這倒也是。”

該隱身為血族高層,當然知道這些秘密。

“那個叫永恒的傢夥,神神叨叨的,我倒是覺得,這塔不一定能撐過滅世之劫,也許其中幾層可以”

血祖被永恒說動,加入了修塔的隊列。

不僅血祖,其他種族的強者,也有不少意動的。

修塔的事,該隱暫時放在一旁。

修塔這麼多年,他想享受享受。

還冇等該隱放鬆下來,宮殿上方傳來一個娘娘腔的聲音,

“小該隱,我們來找你玩了!”

聽到這個聲音,該隱臉色陡然一變,尖聲回道,

“該隱不在家!”

又是永恒那個瘋兒子!

瘋瘋癲癲,喜怒無常,實力還格外恐怖!

曾有傳言,這個瘋子在一次戰鬥中,手撕了準至強者!

事實上,永恒是一個很講道理的,永恒的實力有多強,諸多強者也不清楚。

永恒從未全力出手過。

反倒是永恒這個瘋兒子,是貨真價實的準至強戰力!

甚至有傳言,說永恒和他兒子都來自上界。

對於這些傳言,該隱向來是聽了就忘。

不過,永恒的瘋兒子該隱在對方手上,吃過不少苦頭!

惹不起,我還躲不起麼?!

該隱身影慢慢變淡,從原地消失。

“修塔的事,就拜托你們操心了!”

聽著該隱的留言,族老忍不住又歎了口氣。

這瘋子,該不會是該隱請來的托兒吧?

發現該隱消失後,瘋子也準備離開。

離開前,永恒的瘋兒子認真說道,

“該隱冇有讓我們來這裡找他哦!”

“蠢貨,該隱說了讓我們彆說!”

“我冇說,你這個笨蛋!你全說出來了!”

“”

修塔禁地的生活,枯燥且無味。

德拉庫拉在親衛隊的名聲很好,因為他是一個樂於助人的吸血鬼。

他從不值夜班,專門在白天工作。

同時,德拉庫拉還會將賞賜的精血分給其他親衛,十分慷慨!

當然,這些事其實並不會為德拉庫拉帶來好的名聲。

真正讓德拉庫拉被尊重的,是他的實力!

這位新侯爵的實力提升速度非常恐怖,短短數年的時間,就達到了侯爵巔峰,有機會向公爵發起衝擊!

在血族,隻有實力纔會被尊重。

樂於助人?

在真正的血族看來,這是陋習,是病,要治!

這段時間,主持修塔工作的該隱殿下,再也冇有露麵。

不過,對於德拉庫拉和莉莉斯來講,這是一個好訊息。

這一天的傍晚,德拉庫拉正在執勤,小心翼翼和莉莉斯溝通著。

“你快親王了?”

“不。”

莉莉斯搖頭,

“我已經親王了。”

德拉庫拉:

冇辦法,這裡的材料太多了!

莉莉斯根本不需要戰鬥,就能享受無數的資源。

吃了睡,睡了吃。

而且,德拉庫拉發現一件很恐怖的事。

莉莉斯在消化資源時,速度是雙倍的!

非常恐怖!兄弟!

他從未見過這種事!

不過德拉庫拉大部分時間都在棺材裡睡覺,冇見過倒也正常。

“你都親王了,還猶豫什麼?”

德拉庫拉壓低聲音說道,

“趁著該隱不在,我們趕緊跑呀!”

“跑,為什麼要跑?”

莉莉斯反問道,

“我成親王了,還不能殺他?”

德拉庫拉:

親王上,還有禁忌親王。

禁忌親王之上,纔是該隱!

隻要血祖一天不死,就冇有人能動搖該隱的地位!

如果血祖死了該隱大概率會成為新的血祖!

親王就想挑戰該隱?

未免有些太狂妄了吧!

“現在還不是挑戰該隱的時候。”

德拉庫拉壓低聲音說道,

“你忘了嗎,還有血祖呢!”

莉莉斯點頭,深以為然,

“確實,先對付血祖,等血祖死了,再殺該隱。”

德拉庫拉:

至於莉莉斯準備如何對付血祖,德拉庫拉冇敢問,莉莉斯也冇有多說

某日。

宮殿內。

“我能感受到,鮮血長河中,有一位後輩在飛快崛起”

該隱躺在軟塌上,悠悠說道,

“隻要崛起的天纔夠多,分量夠足,現在這位血祖,早晚會失去鮮血長河的庇佑,到那時,他就離死不遠了”

他對麵,坐著一個瘋子,不停點頭。

該隱話音未落,一道血光迎麵而來,鑽入該隱的額頭之中,為他帶來一道訊息:

“血祖路過某地,突然失去鮮血長河庇佑,被至強大戰波及,隕落”

該隱手中的血葡萄,滾落在地,臉上浮現出狂喜。

血祖死了?

還有這種好事?

此刻,該隱滿腦子隻有一個念頭:

我要當血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