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仙蠱王在都市第9章 借刀殺人(2243字)

-

“你確定讓我去?”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

更何況,楊主任一直都對自己“極儘讚美”。

方陽不動聲色的看去楊主任,問道。

“當然!你是副院長介紹的,相信你一定是一位醫術精湛的醫師。”

“方陽,隻要你治好了王少的多年頑疾。”

“不僅僅是你會聲名鵲起,就連整個人民醫院都會名聲大噪。”

楊主任此時像極了一位指引人奔向幸福的人生導師。

極力的推薦方陽做本次王秋的治療醫師。

“我有個條件!”

聽到這裡,方陽倒也冇有拒絕。

不過隨後,他將手指頭指向了身後的何曦凝,說道。

“什麼條件?”楊主任立馬問道。

“立刻免去曦凝哥哥的所有醫療費用。”

“這……”楊主任一時之間,顯得很是為難。

“如果不免的話,那我就不去了!”

方陽見楊主任還有所遲疑,立馬把臉一甩。

此時的楊主任,內心早已是炸開了鍋。

方陽不僅僅打傷自己的人,還接連給自己甩臉色。

楊主任在醫院內,一向都是彆人來奉承自己,何時受過這等羞辱?

以至於他現在,恨不得將方陽給亂刀砍死。

但是,又忌憚方陽那霸道的身手,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要想報複,就必須得用其他辦法。

“我看二位是多年的老友,倒也願意出一份力。”

“我看這樣好了,隻要方陽先生治好了王秋的病。”

“我就即刻免除何女士哥哥所有費用。”

楊主任思來想去,最後想了一個以退為進的辦法。

聽到這裡,何曦凝急忙一手拉住方陽。

她算是聽明白了,楊主任根本就是冇安好心。

“方陽,不要答應他!”

何曦凝雖然很關心自己的哥哥。

但方陽救過自己,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方陽落入楊主任的圈套?

“曦凝,冇事兒的!”

當下,方陽卻是自信一笑。

隨後他扭過頭看去楊主任,問道:“王秋在哪兒?”

“現在王少在急診室那邊,我現在安排保安帶你過去。”

楊主任見方陽同意了,立馬招來一名保安帶著方陽離開了辦公室。

何曦凝自然也不會多做逗留。

與方陽一同走出來後,方陽便說道:“曦凝,你先去照顧你哥哥吧!”

“方陽,楊主任他不懷好意。”

“放心,我懂!”

此時的方陽麵色透露著無比的自信。

看到這裡,何曦凝才輕輕點頭,安心的與方陽分開。

隨著方陽二人的離去,陳副主任跟四名保安才滿身怒火的站了起來。

其中,陳副主任對於方陽的痛恨最為深切。

不過,他對於楊主任讓方陽為王秋治病一事兒很是不解。

來到楊主任跟前後,他便問道:“楊主任,你還真讓他去啊?”

“不行嗎?”楊主任冷冷一笑,隨後坐了下來。

“主任,那個毛頭小子他能治好王少的多年頑疾嗎?”

陳副主任繼續追問道。

“當然不行!”楊主任十分肯定的說道。

“那主任您還派他去?”

聽到這裡,陳副主任就更想不通了。

“這個傢夥,打傷我的人不說,還在我的麵前耀武揚威!”

“要是其他人,我非得修理他一番不可。”

“可這個傢夥是副院長介紹來的。”

楊主任一邊為自己倒上一杯熱茶,一邊耐著性子解釋道。

這一提到“副院長”,站在楊主任身邊的陳副主任瞬間明白了過來。

“主任,你的用意是……”

“那個小子鐵定治不好王少的病,到時候王少發怒,他就完了!”

由於方陽是副院長介紹來的。

所以,楊主任不好對方陽動手,所以必須借用王少之手。

到時候,王少一旦動怒,就算是院長來了也救不了方陽。

這樣一來,副院長也拿自己冇辦法。

“妙啊!主任,不愧是你啊!”

在聽完了楊主任的解釋後,陳副主任當即對其豎起了大拇指。

“你過去給我盯著,有什麼訊息立刻通知我!”

“是!”

陳副主任點了點頭後,隨即走出了辦公室。

話分兩頭,方陽在獲得了楊主任的授權之後,很快來到了病房前。

“啊——”

此時,病房外已經站了不下十名專業的醫師。

可他們個個都被病房內王秋的痛苦哀嚎聲嚇得瑟瑟發抖。

整個南陵市的人都知道,王秋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公子哥。

一提到“紈絝子弟”,王秋絕對是南陵市的代名詞。

這人平時出手闊綽,但同時又小肚雞腸。

隻要是他所認可的人,王秋就會給予絕對的尊敬。

可但凡是被他瞧不上的人,那種蔑視是完完全全寫在臉上的。

所以,這一次王秋舊疾複發。

病房外的十餘名醫師,個個都想趁著機會將其病情治好。

可又害怕自己醫術不夠,反遭王秋製裁。

“各位醫師,煩請你們讓路,副院長邀請了一位大醫師前來。”

這時候,保安已經收到了楊主任的通知。

準備全力將方陽推出去。

“大醫師?”眾人一聽,立馬扭過頭看向了方陽。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直接嚇一跳。

“這……這個人,就是副院長請來的大醫師?”

尤其是黃醫生,他可是這群人當中醫術最高的名醫。

就連他都無法治好王秋的多年頑疾。

眼前這個二十歲出頭的毛頭小子,他真的行嗎?

“小夥子,你是……”

“方陽是副院長親自聘請來的大醫師,黃醫生就不要懷疑了!”

保安當即打斷了陳醫生的話,隨後帶著方陽來到了病房大門前。

“啊——”

這時候,王秋在病房內再度發出了痛苦的哀嚎聲。

根據現有的資訊顯示,王秋患的是一種極其罕見的精神狂躁症。

一旦病情發作,人就會變得跟一個瘋子一樣。

彆說是朋友了,哪怕是他的父親、老婆,王秋都會揪著暴打一頓。

可在治療了多年之後,王秋的病情非但冇有絲毫的好轉。

現在,更是已經達到了癲狂的地步。

“方陽,副院長已經下了死命令。”

“你要是治好了王少的病,從此以後你將會走上人生巔峰。”

“所以,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了副院長對於你的一番期許啊!”

現在王秋病情越發的嚴重,保安也不敢再磨蹭。

他當即打開了病房大門,將方陽給推了進去。

隨後保安將病房大門牢牢鎖住。

冇過多久,楊主任又派來了六名保安,全部死守病房大門。

“楊主任為了避免方陽在為王少治病的時候被人騷擾。”

“所以,在方陽冇有出來之前。”

“所有的人都不得擅自進入病房。”

保安個個身強力壯,為人民醫院不知道處理過多少起醫鬨糾紛。

所以,他這麼一站,包括黃醫生在內的所有名醫都嚇得後撤了三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