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傻妃狂炸了第1章 落崖

-

大楚國,福源山。

落日餘輝映紅了山路,山石、樹木都變成了紅色,像一片火海。

半山腰路旁的樹林裡傳來了尖銳陰狠的女聲:

“打!給我狠狠地打!”

斑駁樹影下,身著鵝黃色羅裙的女子捋袖掐腰、麵目猙獰地盯著地上翻滾著的人。

那是個衣著豔粉色羅裙的肥胖女子,頭髮散亂、狼狽不堪,正被棍棒打得哭嚎慘叫!

“啊!啊!”

“哈哈哈,痛快,再叫大聲點!”女子暢快地說著:“有婚約又怎樣?進了喜堂還不是被休了!那狂藥的滋味不錯吧?哈哈哈!”

肥胖女全身顫抖,汗淚滿臉,一雙大眼愣愣地盯著女子,“是你?你為什麼讓那個丫鬟害我啊?”

她是她的二妹啊!她們是一家人啊!

“為什麼?”女子咬牙切齒地尖叫著,“同為尚書府嫡女,你癡傻醜陋,目不識丁,粗鄙不堪,卻肖想風光霽月般的梁王,你也配?隻有我才能站到他的身邊!當初幾次都冇毒死你,讓你堵心了這麼多年,這次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給我往死裡打!”

“啊!啊!——”

“啊!二妹!啊!彆打了!”肥胖女哭喊著:“我已經被休了,饒了我吧!”

“晚啦!你活著就是罪!”女子上前一腳踩住她的脖子,“隻有你死了,家裡纔有請求再賜婚的機會!”說完不再多言,腳下狠狠用力。

兩個家丁配合女子合力摁住了肥胖女,她滾圓的身軀劇烈掙紮著,使勁地轉著頭部,卻擺脫不掉脖子上的那隻腳,臉色由漲紅轉成紫黑,眼睛似要瞪出眼眶,嘴角漾出了暗紅的血,然後一動不動了……

“二小姐,她冇氣了!”

“嗯,把她從崖邊扔下去!”女子長出一口氣,整理好身上的衣裙,轉身離開了樹林。

兩個家丁對視一眼,快速把肥胖女拖至崖邊,卻在推下去之前在她身上翻找起來,“這傻子究竟把她的玉佩藏哪兒了?那可是關聯著前朝寶藏啊!找到了它,咱們下下下輩子都不用愁了!”

一雙帶著厚繭的手繼續摸索著,手臂、領口、胸……

“啪!”一個巴掌聲響起。

四目相對,滿眼震驚!

捱打的人猛地瞪大眼睛:這傻子不是被打死了麼?怎麼又活了?

他看向旁邊的同伴,同伴也是半張著嘴,一臉的不可思議。

“居然敢吃姐的豆腐,活膩歪了吧?”蘇慕卿怒喝著推了一把,冇推動,反倒是她身下有什麼東西劈哩噗嚕地往下滾落。

她一側頭,貌似她躺在一個山崖邊上。她不是在追擊惡鬼的時候失足墜崖死了麼,這是怎麼回事?

一段陌生的記憶如潮水般湧入她的腦中,她不自覺地閉上了眼。

原來她穿越到了與她同名同姓的大楚國禮部尚書府嫡長女身上。

對皇帝有恩的外公為她求得了嫁給大皇子梁王的恩典後,福禍雙至,她既成了被高門貴女們豔羨的對象,也成為了被家人算計的目標。

六歲時先被繼母設計落水染上風寒,後被同父異母的大哥欺騙關進小黑屋,嚇成了癡傻。

從此被家人輕賤慢待,動輒打罵,在額頭上留下了永久的疤。

外人也因為她的癡傻蠢笨和惡俗打扮而恥笑嘲諷、戲耍欺負她。

親孃去世後,她的生活更是水深火熱。半年前又被二妹蘇慕雨陷害,落下個不知廉恥、癡纏梁王的名聲,被親爹執行了十鞭家法,險些冇挺過去。

終於盼來了大婚,卻在喜堂上被下了致狂藥,禦前失禮,當場被休,再次成為京城的笑柄。

今天蘇慕雨向家裡提出,護送她去最偏僻的莊子上“養病”,剛剛在半路上打殺了她,這兩個幫凶也因貪財要侮辱她。

活的這麼窩囊,叫她這個二十二世紀的陰陽師毒聖怎麼接受得了!

“玉佩在哪兒?快說!”家丁甲一手卡住她的脖子,低聲威脅道。

“咳咳咳,我說不出話了。”

這人的眼神和雙手暴露出他絕不是蘇府的家丁,他們是誰?為什麼翻找她的玉佩?她目前一冇有毒藥、二不會武功,要怎麼脫身?蘇慕卿的腦子快速轉動著。

脖子又被狠狠卡了一下,“彆想耍花樣,快說!”

“咳咳咳,是,二妹,拿走了!”

兩個家丁對視了一眼,卡著她脖子的手一個用力就想掐死她。

蘇慕卿一手使勁扣著男子的手腕,另一手迅速朝他的脈門摁下去。

黑衣男的手頓時軟了,他瞪大了眼睛,另一隻手也掐上來。

正對抗間,蘇慕卿身下的土層受力脫落,糾纏著的兩人也翻滾著掉了下去。

啊……

砰砰砰……

撲啦啦,驚起一群飛鳥。霞光變淡了。

崖中間的一塊大石頭上,蘇慕卿從假家丁的屍體上翻下來,緩衝著撞擊帶來的疼痛,雖然每次撞擊她都讓他墊底,那也差點要了她的命。

她是要想辦法,不是要同歸於儘,這個可恨的假家丁!看著想要溜走的鬼魂,她氣咻咻地唸了個口訣,把他定住了。

“不想魂飛魄散就好好回答我的問題,誰派你來的?要我的玉佩乾什麼?”

鬼魂不服氣地瞪著眼睛,梗這頭不吱聲。

又一個口訣念出來後,鬼魂恐懼地尖叫起來:“我們是殺手組織暗夜盟的,收人錢財替人辦事,潛伏到府上要找你的天眼玉佩,說是那個玉佩關聯著前朝寶藏。”

“哦?雇主是誰?”

“這個隻有盟主知道。”

“嗯,馬上去地府報道,不許為患人間!否則,你知道的!走吧!”

蘇慕卿這人向來直爽,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前世她是棄兒,得村裡長輩護佑,吃百家飯長大,她知足感恩,用她的陰陽眼和毒聖之手,不遺餘力地回報社會。

同時,對那些欺辱鄉親、禍害鄉裡的,不論人鬼,她都在合規合法的前提下,儘己之力給予嚴懲。

從此刻起,她不但要為受儘欺淩的原主,也要為穿來就被害的自己,討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