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婚禮知乎第2章

-

那個男人強暴我,殺了我,肢解了我,還拿走了我的手機。

許澤冇有意識到這件事。

他隻是冷著臉告訴爸爸:「許桃連我的電話都不肯接,隻讓她男朋友告訴我,她嫌我們一家人噁心。」

我爸震怒。

拍著桌子罵我畜生。

似乎做生意的人,都比較迷信。

他喜歡許嬌,是因為她出生後,他的生意飛速發展,兩年資產就翻了幾倍。

那麼我出生後,他的廠子遭遇危機,險些破產。

他因此厭惡我,覺得我很晦氣,也在情理之中。

我爸掌握著家裡的財政大權。

所以許嬌可以去讀十多萬一年的中外合資大學。

許澤可以補

700

塊一小時的課。

而我在一線城市讀大學,每個月一千兩百塊的生活費。

接下來幾天,我就待在這個家裡。

冷眼看著他們正常生活。

看著我媽給許嬌打電話,問她回門時想吃些什麼。

許嬌撒嬌說,想吃海鮮。

我媽去早市買的時候,正好撞上我們兒時鄰居,帶著她女兒孟夢出來買菜。

孟夢和我是從小到大的同學,後來又進了一家公司。

算不上很親密的朋友,但至少比較相熟。

我媽羨慕地說:「養孟夢這種女兒真是貼心啊,一回來就幫著你買菜拎菜。不像我們家那不懂事的許桃,她姐姐結婚都不回家,還找個男朋友來罵我們。」

「誒?」

孟夢有些驚訝,「阿姨,許桃冇有男朋友呀。」

我媽愣了愣,看著她。

「她在隔壁市場部,一直忙得要命,哪有時間交男朋友呀。」

她說,「而且許桃也很關心您呀,上個月發了獎金,我們去逛街,她還買了個金鐲子,說等她姐姐結婚的時候,回家就送給您。」

茫然無措的表情隻從我媽臉上一閃而過,很快又褪成我熟悉的,冰冷的譏諷。

她說:「許桃就是在外人麵前表現得好,你不知道她在家對我們是什麼態度。」

見狀,孟夢和她媽也不能再說什麼,客氣告彆。

我媽買了很多許嬌愛吃的海鮮,拎著滿滿兩大兜東西回家。

站在門口,她掏出鑰匙要開門。

手機鈴聲響起。

是我的號碼。

「趙**士嗎?我們抓到了一起惡性連環殺人案的犯罪嫌疑人,從他的身上搜出了這個手機,看備註,您應該是機主的母親。」

「犯罪嫌疑人已經交代了埋屍地點,可以麻煩您和家人過來舟城一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