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爺,夫人她又逃婚啦第14章 第14章

-

第14章

戰擎淵要笑不笑的瞥了她一眼,她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心情冇來由的複雜了幾分。

在這樣夜深人靜的時刻,楚慕語悲哀的發現,也許她和墨雲端從不是一類人。

比起裝腔作勢的謙卑和禮節,不講風度體麵的生活似乎更適合她。

某種程度上來說,她的本性有著黑暗桀驁的一麵,比戰擎淵好不了多少,這個發現真是讓人沮喪。

就在她恍神的片刻間,火爐上放著的便當熱好,木屋裡飄蕩起飯菜的香氣。

楚慕語回眸覷了覷閉眼假寐的男人,任勞任怨的從床上爬下去,花了半天時間找到筷子,和退燒藥一起送到戰擎淵的床邊。

雖然她報出的身份從一開始就是假的,但戰擎淵活閻王的稱號並非玩笑,何況這一點都不好笑。

為了小命著想,她最好還是彆把他得罪的太狠,免得哪一天她不告而彆,被他挖地三尺的揪出來秋後算賬。

想到這裡,楚慕語左手握拳抵在唇邊,裝模作樣的清了清嗓子:“戰爺,您的晚餐。”

“楚楚。”戰擎淵慢條斯理的睜開眼睛,菸灰色的瞳孔玩味的盯著她,嗓音低沉沙啞的無比磁性:“你究竟是怕死,還是想尋死?”

楚慕語呼吸一窒,轉瞬間若無其事的笑了笑:“我當然怕死,有道是好死不如賴活著,這世界上還會有不怕死的人麼?”

戰擎淵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角,拿起便當盒撥了一小半給她。

楚慕語大驚失色,捧著盒蓋的手微微顫抖,聲情並茂的哽嚥著:“戰爺,您竟然還會關心我餓不餓,真是太讓我感動了!”

“閉嘴,隻是讓你替我試毒。”

“呃......”楚慕語三口兩口吃完自己那份,黑白分明的眼眸裡閃爍著期待的光芒:“您那份菜好像和我的不一樣,不如我再幫您試試怎麼樣?”

說話間,她的筷子伸的長長的,預謀著夾走戰爺碗裡的肉丸。

眼看著肉丸近在咫尺,‘啪’的一聲,她的筷子遭遇反擊,虎口奪食的計劃半路夭折。

隨之而來的還有男人輕蔑的冷哼:“你想得美。”

楚慕語垮下小臉,眼巴巴的看著戰爺大快朵頤,慘兮兮的去屋外洗漱。

不一會兒,她頂著夜風回到房間,帶著一身寒氣理直氣壯的鑽進戰爺的被窩,打定主意賴著不走。

這幾天為了維持表麵的和平,她委屈自己在地上睡得腰痠背痛,最終也得不到紅包或者謝禮,真是怎麼想怎麼虧得慌。

戰擎淵不是嫌棄她麼?

正好她也覺得這張床睡兩個人太擠了點,如果他能自覺滾蛋,正是她求之不得的好事。

“楚楚,憑你的姿色就想爬我的床,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戰擎淵頃刻間猜出她厚臉皮的打算,毫不客氣的抬腿踹她:“給我滾回去睡。”

楚慕語向後側身,靈巧的躲開他的攻擊,笑意狡黠的拖長了語調:“不要嘛......戰爺,我突然發現您長得挺好看的,有句話叫飽暖思......不知道您聽過冇有?”

一邊說著,她一邊煞有介事的嘟起嘴巴,好像忽然變成了隻長嘴蚊子,打算撲過去叮他一口似得。

戰擎淵見勢不妙,當機立斷的伸出食指抵住她的額頭,咬牙切齒的喚出她惹人憐愛的名字:“楚楚!”

楚慕語心中笑得打滾,嘟著嘴巴蹭啊蹭的靠近他,極儘撒嬌做作之能事,“不嘛不嘛,人家跌倒了,要戰爺親親才能起來!”

眼睜睜看著女人越來越近,戰擎淵忍無可忍,一巴掌把她拍回了本來麵目,低頭一陣劇烈的咳嗽,蒼白的側顏染上一絲病態的潮紅。

旁觀著如此秀色可餐的戰爺,楚慕語心虛氣短的離他遠了點。

考慮到戰擎淵大病未愈,她今晚還是適可而止,免得一不小心氣死了他。

揮淚告彆鬆軟的被子,楚慕語哀怨的滾回去打地鋪,滿腹心酸的睡到淩晨。

吵醒她的,是不遠處戰擎淵刻意壓低的咳嗽聲。

被迫和戰擎淵相處了這幾天,楚慕語覺得自己無可奈何的順應形勢,從抖S變成了抖M,連這點小事都會有些感動。

雖然比起吵醒她,戰擎淵真正在乎的更可能是戰爺的麵子,不過她還是心領了。

掀開被子坐起身,她睡眼惺忪的坐到戰爺床邊,探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指尖接觸的肌膚滾燙,看來是高燒去而複返,還有比之前愈演愈烈的趨勢。

楚慕語瞬間清醒過來,急忙給將要熄滅的火堆加了新的木柴,再準備好溫水和退燒藥,重新來到戰擎淵身邊。

居高臨下的望著床上昏睡中的男人,她不自覺皺起眉頭:“戰擎淵,戰擎淵?”

男人麵色蒼白的緊閉雙眸,額前的髮絲被汗水打濕,像是陷入了一場不會醒來的噩夢。

楚慕語無奈,拿出藥片碰了碰他菲薄的唇,期望他能給點反應,哪怕是條件反射的推開她都好。

可惜,男人似乎是徹底惱了她睡前的作弄,吝嗇的不肯給予任何迴應。

習慣真是可怕的東西,像他這樣強勢霸道的男人突然間安靜下來,她還真有些......不自在。

楚慕語頭疼的歎了口氣,抬手把藥片送進自己的嘴巴,再含了一大口水,俯身吻上男人乾燥的唇。

這一刻,她無端想起森林湖底渡過去的那口氣。

無關任何風花雪月,單純隻是治病救人。

所以,她這絕對不是趁人之危,吃人豆腐!

好不容易喂戰爺吃了藥,楚慕語任勞任怨的擰了快熱毛巾,坐在床上替他擦汗,很快困得頭如搗蒜。

靠著意誌力幾次三番的睜大眼睛,她儘量恪守著醫學生的本分,卻還是抵擋不住瞌睡的誘惑。

不知不覺中,她一頭栽倒在男人身邊,秒睡著打起了小呼嚕。

旁邊,戰擎淵神誌不清的還在昏睡。

正覺得渾身發冷的時候,身邊突然多了個很溫暖的活物。

無意識的狀態下,他伸手將她扯進懷裡,像是抱著隻小貓小狗似得,汲取她身上的熱度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