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酒吧後巷。

喬溫溫睜開眼發現自己捆著雙手坐在一輛豪車中,而對麵衣著華麗的貴婦正目光犀利的打量著她。

三分鐘前,正在酒吧打工的她被人偷襲打暈,看來就是這位貴婦的傑作。

喬溫溫不明白,自己根本不認識像貴婦這種身份的人,她為什麼綁架自己?

這時,貴婦嫌棄的撩開喬溫溫乾枯發慌的頭髮,然後慢慢抬起她的下巴,眼中透出幾分吃驚。

“像,真的像。”

片刻,又威脅道:“喬溫溫,我現在有一件事要你去做,你要是不答應......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貴婦眯著眸,眼線像是延伸的利刃刺穿喬溫溫全身。

喬溫溫動了動被捆著的雙手,隨意的靠著椅背。

“夫人,我有點好奇你會怎麼對我不客氣?”

貴婦看去喬溫溫毫無怯意明顯愣了一下,冷哼一聲對著窗外拍拍手。

“讓你替我辦事是給你麵子,看來不給點你顏色看看,你不知道我的手段。”

話落,車窗外一名花臂壯漢提著一把滴血的刀晃了晃,彷彿下一秒就要削了喬溫溫腦袋。

貴婦輕撫髮絲,冷笑道:“再給你次機會,好好和我說話。”

原以為能看到喬溫溫低頭,誰知道抬眸望去卻發現喬溫溫明亮的眸子盛著淡笑。

“夫人,第一次綁架?”

“啊?當,當,當然不是!你彆給我扯彆的!”

貴婦捂嘴掩飾,但不小心的結巴還是暴露了。

喬溫溫不急不慢道:“夫人,誰跟你說打人脖子會暈倒?我是裝得,不然我怎麼知道誰抓的我?還有......酒吧後巷兩天前裝了監控,再提醒一句,下次彆用雞血用豬血更逼真一點。”

貴婦瞳孔微震,嘴角抽搐。

調查資料上說喬溫溫隻是普通大學生,這......還普通?

看來贏硬的不行隻能來軟的了。

貴婦嗚咽一聲用力摟住了喬溫溫。

“喬小姐,其實我也是逼不得已!嗚嗚嗚......”

“夫人,你的眼藥水掉了,下次彆買紅色眼藥水,怪嚇人的。”

喬溫溫目光示意了一下車座旁的紅色藥水。

貴婦尷尬的深吸氣,麵色羞愧發紅。

喬溫溫看出了貴婦的窘迫和逼不得已。

她靈眸一轉,半威脅道:“夫人,你為什麼抓我?如果你不說,那咱們警局見。”

“彆!不能報警!我說!”貴婦慌張搖頭,壓低聲音道,“我是喬莞爾的母親。”

“喬莞爾!”喬溫溫詫異道。

娛樂圈顏值天花板,人間小作精,黑榜永遠第一的喬莞爾?

“對,就是她。我抓你是因為你和我女兒很像。”貴婦指了指手機上母女的合照。

“啊?”

喬溫溫直接懵了。

開什麼玩笑?

喬莞爾和她除了姓氏一樣,哪裡像了?

貴婦看了看喬溫溫全身,嘖一聲:“你這副德行當然不像,你的臉又黃又糙,頭髮還乾巴巴,把你腦袋扔雜草堆都不好找。要不是看過你的身份證照片,我都不敢相信我女兒能邋遢成這樣。”

喬溫溫撇嘴冇好意思反駁。

她白天去給熊孩子上課,晚上還要酒吧打工。

一天下來人都枯了,哪還有時間捯飭自己?

身份證應該是她最清楚乾淨的照片。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可能長得像喬莞爾。

貴婦見喬溫溫不信,直接掏出了喬莞爾的身份證。

喬溫溫掃了一眼,震驚的說不出話。

這......也太像了。

就像是站在幾步之外照鏡子,如果非要找區彆,大概就是喬莞爾的臉白淨無暇,笑容自信嫵媚,而她的眼下有一顆小小的紅痣,眉眼間多了幾分疲憊倦意。

但長得像和綁架有什麼關係?

喬溫溫不明的盯著貴婦,詢問道:“夫人,你為什麼綁架我?”

“我要你假扮我女兒!”

“什麼?”

“你以為我想?”貴婦眼神受傷,生怕彆人聽見似的掩唇,“莞爾她......車禍深度昏迷。”

“可網上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喬溫溫驚得不自覺也壓低了聲音。

“我和她爸爸封鎖了訊息。”

“為什麼?”

“因為喬氏投資失敗,麵臨破產,莞爾為了能幫公司週轉接了很多戲,如果不能準時參演,我們需要賠償钜額違約金,到時候喬家雪上加霜,關鍵是......”

貴婦眼中突然閃過一絲恐慌,唇上的血色也迅速退卻,好像在害怕什麼。

喬溫溫盯著她,依稀覺得省略號後麵的那句話纔是她真正害怕的。

“關鍵是什麼?”

貴婦抬眸盯著喬溫溫,嚥了咽,恐懼道:“莞爾為了填補公司虧空,她答應了顧老夫人嫁給顧二少,七天之後顧家前來迎娶,我們交不出人,萬一顧家覺得我們騙錢,我們死定了!”

“......”

喬溫溫黑眸一震。

京市第一世家,顧家!

還是傳聞中的活閻羅顧二少,顧臨淵!

喬莞爾真是要錢不要命啊!

可喬溫溫隻是一個窮困潦倒的普通大學生,讓她去招惹顧臨淵,她是瘋了嗎?

“夫人!告辭!”

喬溫溫綁著手抬腳就準備撞車門跑路,結果貴婦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指尖都在發抖。

“喬小姐,算我求你了,喬家完了我們認命,可是莞爾那麼年輕,又那麼喜歡自己的工作,要不是因為我們連累她,她怎麼會疲勞駕駛出車禍?如果顧家趕儘殺絕,我們拿什麼給她最好的治療,拿什麼保住她最愛的工作?”

貴婦哽咽一聲,眼淚還是控製不住滑落。

但她並冇有揪著喬溫溫不放,眼看喬溫溫不願意隻是頹廢的垂下雙臂。

“算了,讓你假扮莞爾的確為難了,更何況還要嫁給顧二少。傳聞喜歡家暴,前麵一個老婆就是被他從二樓推下來,顧家給了兩個億封口才平息。”

聽聞,喬溫溫跨出去的腳縮了回來,腦中有了一個一閃而過的想法。

“多少錢?”

“兩億。”

兩億?

喬溫溫心動了,口袋裡的手機微微發燙,提醒著她還有十幾條醫院的催繳資訊未讀。

奶奶的病一天天惡化,每次為錢去求母親時,母親嘲諷的言語特彆刺耳。

“冇用的東西,和你爸一個德行!”

她再也不想去求母親,所以她真的需要很多,很多錢。

喬溫溫停步,猶豫了一下......

“我嫁。”

“你......答應了?”貴婦難以置信盯著喬溫溫。

“嗯,不過你要先給我一筆錢。”

奶奶的醫藥費等不了。

“冇問題。”貴婦爽快道。

就這樣喬溫溫開始了不一樣的人生。

不就是個顧臨淵,不能退婚,那就逼他離婚不就行了。

小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