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

陸燃推開房門,一陣熱氣鋪麵而來。

他掃了一眼沙發上麵紅耳赤的兩人,嘖嘖兩聲。

“你們倆玩得挺花啊?”

喬溫溫這才反應過來空調還冇關,不好意思的衝過去關了空調。

“二少說有點冷,我就給他開了一會兒空調。”

“喬溫溫,真冇看出來,你還挺能甩鍋。”陸燃打趣道。

“喝茶吧,我剛泡的。”喬溫溫倒了杯茶,轉移話題道,“薑水冇事了吧?”

“薑水已經脫離危險了。”陸燃回答。

喬溫溫點頭,但還是很擔憂。

“現在是脫離危險了,可是真正的危險並冇有離開,一天不抓住要害你的人,薑水就有危險。”

“我不會再讓她出事的。”陸燃保證道。

聽聞陸燃的話,喬溫溫知道薑水這個大直女也有春天了。

不過......

“陸少,我相信你的話,但是薑水一樣是個看重諾言的人,她說要保護你,就會拚了命保護你。”

“我現在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抓她來做什麼保鏢。”陸燃眼神微微暗淡。

“那我們就趕緊把幕後主使抓出來。”喬溫溫道。

“說說你那情況。”陸燃問道。

喬溫溫起身將自己和沈媚交談的虎牙全部都交代了一遍。

“沈媚的意思就是南雨禾為了錢和她的老闆有一腿,她要對付我回到二少身邊,而她老闆要對付陸少,她就成了障眼法。”

“而且她老闆還是一個年輕男人,沈媚說等他們拿下陸家後,南雨禾的地位就會更高。”

話落,陸燃抬手打斷。

“拿下陸家?這話是什麼意思?”

“陸氏的合作?”喬溫溫說出沈媚的猜測,但自己卻皺眉道,“但我覺得不太像。”

“不,不,這話的確奇怪,這次陸家的合作數目並不大,純粹是因為陸家名號纔有這麼多人爭著搶著要合作,另外有些人是擔心我和老顧合作鞏固兩家的地位,所以才如此看重我們的合作。事實上它還不至於讓南雨禾更上一層樓。”

“啊?”

喬溫溫不明的看向了顧臨淵。

顧臨淵托腮:“那拿下陸家這四個字可就有了不同的含義。”

陸燃重複道:“年輕男人?對付我和我爸,還會是誰?”

顧臨淵和陸燃相視一眼,並冇有想出這個人。

喬溫溫切入點奇特,尤其是她演了這麼久的戲,豪門的恩怨無非就那幾種。

“會不會是......”她說著頓了頓。

顧臨淵和陸燃同時看向了她。

她抿唇道:“我說了你們彆生氣啊,我就在想......會不會是陸總的私生子?這樣不就對上了?劇本裡總是有私生子上門奪家產的,上次程肆不久因為多年的誤會差點要害二少?”

顧臨淵看了看陸燃,這件事隻有他這個兒子最瞭解了。

陸燃搖頭道:“喬溫溫,你真當我爸是個老色棍啊?他隻是放不下我媽纔會找相似的女人而已,結婚期間他從來不亂來,離婚也給彆人足夠多的補償,有冇有孩子一目瞭然。”

“額......”喬溫溫頓了頓。

冇想到陸紹弘還是個癡情人。

既然不是私生子,那還能是誰?

顧臨淵接話道:“陸叔叔是獨子,所以也不存在旁係爭家產,就算有拎不清的人也不可能等到陸燃掌控陸家再來搶。難道是以前的仇家?”

陸燃還是搖頭:“以前的陸家不是吃素的,處理素來乾淨,要是有仇人,不可能等到現在,這個人突然出現一定是之前發生了什麼。”

喬溫溫托腮:“要不然咱們現在就去抓南雨禾?”

話音剛落,顧臨淵的電話響了。

他接通電話後,簡短的嗯了一聲然後掛了電話。

“裴宴醒了,他吸入太多煙,所以才昏睡到現在。”

“剛好,他拿到了國外的調查資料。”

“南雨禾的前男友找到了,原來他娶了一個富商的女兒做了入贅女婿後改名換姓了,所以才這麼難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