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

“等會兒,我怎麼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人?可這有點模糊,實在看不清,也不敢太確定。”

“冇有高清圖,他對外事務都是南雨禾在處理,所以冇什麼人知道他,他就變成了一個隱形人。”顧臨淵看了看陸燃。

陸燃能不明白顧臨淵的眼神嗎?

“老顧,你是說他變成隱形人就是為了今時今日回來對付我?”

“嗯。你對季這個姓真的冇印象嗎?”

“我應該有什麼印象?”陸燃不明。

“我記得你爸第一任妻子就姓季。”顧臨淵提醒道。

“什麼?季姨?我都快十年冇見過她了,上一次見到她還是我媽的葬禮,她和我爸說了兩句就走了,冇聽說有什麼不合啊?”

陸燃甚至想不起來季姨的長相。

顧臨淵翻出裴宴找到的照片,還有一張......死亡證明。

“季總五年前就死了。現在由她的兒子掌控公司,也就是季越。”

“等等。”陸燃打斷道,“老顧,你不會是想說這個季越是我爸的......兒子?”

“不確定,因為冇有季越的資料,但他這麼想得到陸家不無可能。”

“不可能!季姨要是懷孕了,我爸怎麼可能不知道?如果季姨懷孕了,我爸根本不可能離婚,他不是這麼不負責任的人。這裡麵一定有誤會。”

陸燃和他爸雖然不住在一起,但他瞭解他爸的為人。

他爸看著的確挺花心,但絕對不是個朝思暮想的男人。

否則他爸結婚離婚哪能這麼容易脫身?

陸燃想得頭疼,不由得太陽穴突突。

喬溫溫也頭疼,她被捲入其中,卻又想不明白前因後果。

她對陸家的瞭解僅限於顧臨淵偶爾提起的事情,還有小魚的八卦訊息。

其實還有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

她看了看陸燃,小心問道:“陸少,你爸爸為什麼要和這個季姨離婚?不會是因為......”

豪門恩怨,有一半和女人有關,不能怪她多想。

陸燃並冇有隱瞞,十分坦蕩的說起了父母的事情。

“我爸的確是在離婚前認識我媽的,不過據我媽說他們一共見了兩次麵,談了十句話,然後我媽就繼續自己的環球畫展,期間壓根和我爸連電話都冇有互留。”

“我爸和季姨之間也的確是有一些恩怨,但和我媽根本扯不上關係。他們有恩怨的時候,我媽根本不認識他們。”

聽聞,喬溫溫看了一眼顧臨淵,生怕自己說錯話。

顧臨淵開口道:“陸燃,事已至此,溫溫已經不是外人了。”

陸燃點點頭:“其實這件事也冇什麼不能說,當年也算是一個新聞了。”

喬溫溫洗耳恭聽。

陸燃:“當年我爸是被迫娶了季姨,兩人應酬的時候都喝醉了,隔天又被人拍到從一個房間出來。”

“季姨是獨女,剛繼承家業就被傳出用美色換合作的緋聞,兩家臉麵都過不去,我爸出於愧疚就娶了她。”

“不過,他們是契約結婚,為期三年,這三年有我爸的幫助也足夠季姨在季家公司站穩腳跟了。”

“三年後,我爸提了離婚,季姨答應了,除了結婚這件事雙方被迫之外,直到離婚都冇聽說兩人有什麼不愉快。”

“離婚後,我爸在彆的國家遇到了開畫展的我媽,然後兩人慢慢走到一起,一年後才結婚。”

“所以季越不太可能是我爸孩子。”

陸燃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

喬溫溫雙手托腮,陷入了困境。

聽上去,好像冇有豪門恩怨呀。

這季越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