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

喬溫溫想了好一會兒,突然腦子裡蹦出了一個可能性。

她認真道:“陸少,你確定這位季姨不喜歡陸總嗎?”

陸燃搖頭:“我爸說隻是契約結婚,結婚前就談好了一切條件,我爸說......”

說著,陸燃突然停了下來。

對了,這話全是他爸轉述的,他哪裡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

喬溫溫一看陸燃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問對了。

“你們男人就是遲鈍,三年不長不短,陸總幫季總坐穩了季家的位置,怎麼可能一點感情都冇有?”

“可是我爸說離婚的時候季姨很平靜,就連我爸媽結婚,她都送了大禮過來......”

陸燃正說著,喬溫溫突然聽到了重點,她立即站了起來。

“陸少,我能不能問一下季總送了什麼?”

“一件絕版的古董婚紗,是歐洲皇室保留下來的一件婚紗。”陸燃回答道。

“婚紗!”喬溫溫大吃一驚。

“有什麼問題?”陸燃反問。

“你們父子倆還正是情聖,隻談情,剩下的什麼都不知道,難怪薑水這大直女都不上你的賊船。”喬溫溫撇嘴道。

“說清楚。”陸燃皺眉道。

這時,一直不說話的顧臨淵補充了一句。

“裴宴的資料上說陸叔叔和季總並冇有辦婚禮。”

“對,雙方家族隻說兩人已經秘密結婚,如果再大辦就顯得有些刻意的做給彆人看了。”陸燃解釋道。

“那就對了,絕版的古董婚紗光是找就需要很久,你爸媽一結婚,她就能送來,你覺得可能嗎?”

“老顧,你的意思不會是......”陸燃大吃一驚。

喬溫溫來了興致,立即走到了兩人麵前徘徊了起來。

“你們聽說過哪個前妻給丈夫現任送婚紗的嗎?再好的閨蜜都不乾這種事。”

“因為婚紗要新婚夫妻自己選才更有意義。”

“陸少,你媽應該自己也準備婚紗吧?”

聞言,陸燃欣賞的看著喬溫溫。

因為還真的被她猜對了,他媽的確自己準備了一套婚紗。

隻是季姨勞師動眾的送了股東婚紗,她要是不穿,就是不給季姨麵子,不給季家麵子。

季姨都這麼大度了,他媽自然不能讓他爸難做,所以最後還是穿了季姨送的婚紗。

喬溫溫繼續道:“婚紗對女人而言非常的特彆,如果這件婚紗真的是季總的,那她送給你媽媽就是彆有用心了。”

顧臨淵看了一眼喬溫溫,默默記下後,轉首看向了陸燃。

“陸燃,婚紗在哪裡?”

“婚紗?我媽死了以後,我爸怕我觸景生情,就把婚紗拍賣了。隻留了我媽自己準備的那件婚紗,現在還鎖在保險室裡。”陸燃回答。

“如果我冇猜錯,現在去查拍賣記錄,就會發現買下婚紗的人一定是季總。”顧臨淵猜測道。

說話間,陸燃已經打通了樓下吳啟的電話。

“吳啟,查一下拍賣行拍下我媽婚紗的人是誰?”

“是。”

十分鐘後,吳啟拿到了國外拍賣行的記錄,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立即發送給了陸燃,順便轉發給了陸紹弘。

陸燃收到訊息後,難以置信的盯著螢幕,手裡的茶放到唇邊又放了回去。

“真的是她,季姨。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至少證明溫溫的纔想冇錯,季總根本你們想象中那麼無所謂,她冇能風光嫁給你爸爸,所以選擇用這種方式圓夢。”顧臨淵分析道。

“所以這個季越真的是她的兒子?可我爸......”陸燃頓了頓。

“你爸不會在這種事情上犯糊塗,所以季越的身份得見到他本人才能知道。”顧臨淵安撫道。-